"

橡树行动

"

  橡树行动(德语:Unternehmen Eiche)发生于1943年9月12日,纳粹德国为营救被软禁在意大利大萨索峰帝王台的独裁者贝尼托·墨索里尼,发动橡树行动,以特种部队空降突袭,由克特·司徒登制定,奥托·斯科尔兹内指挥实施。这是德军重庆时时彩助赢软件上最为大胆的营救行动,被称为“魔鬼的杰作”。成功解救了墨索里尼,德军无一人受伤。

橡树行动

橡树行动——营救被囚禁的墨索里尼

橡树行动简介:德军拯救墨索里尼的“疯狂计划”

  1943年7月25日,意大利军方在国王的支持下逮捕了意大利法西斯领袖墨索里尼,并准备与盟国签订停战协议。消息迅速传到柏林,希特勒闻讯暴跳如雷。意大利的倒戈无疑将德国欧洲堡垒的腹部敞开一个大缺口,这是希特勒最恼怒的事情,为此,希特勒亲自下令德军迅速采取行动制止意大利。高效率的德国总参谋部很快就制定出了营救墨索里尼的“橡树行动”。斯科尔兹尼上尉被选为执行“橡树行动”的负责人。

  营救墨索里尼的首要问题是要查明他被意大利军方关押在什么地方。德军无线电侦测部门发现,在距离罗马80英里的大萨索地区有不同寻常的无线电号非常频繁地提到“重要人物”,精明的德国人马上判断出墨索里尼可能就在大萨索山上!

  大萨索山位于罗马东北80英里的亚平宁山区,战前是一个登山滑雪胜地。大萨索山顶峰的旅馆是过去滑雪者经常聚会的地方。从山下到旅馆有一条索道,这也是上山的惟一道路。德军参谋人员马上制定了一份包含多项任务和细节的计划,计划分为2部分,第一部分是伞兵奇袭大萨索山下的索道站以控制索道;第二部分使用伞兵奇袭旅馆,查明墨索里尼是否在那里,如果在就严密保护其安全离开。但是,由于旅馆所在的位置海拔2000多米,稀薄的空气和凄厉的狂风不利于伞降,使用伞降的计划被迫改为使用滑翔机机降。

  1943年9月12日下午,搭乘突击队员的滑翔机在拖拽飞机的牵引下从罗马郊区的玛亚机场起飞。突击队到达大萨索山时,天气依然很糟糕,而且突击队员们发现滑翔机降落时的危险性要比估计的大得多。但是他们已经不能考虑别的,只好强行着陆,斯科尔兹尼的3号滑翔机第一个着陆,飞机一直滑行到距离旅馆大门口几码远的地方才停下,斯科尔兹尼立即钻出机舱,指挥部下迅速制服了还在目瞪口呆地望着滑翔机陆续降落的意大利警卫,随后斯科尔兹尼推着意大利将军索莱提向旅馆冲去,在旅馆门口,斯科尔兹尼看见墨索里尼的面孔出现在旅馆二楼一个窗子后面,他急忙对墨索里尼喊道“退回去!退回去!离开窗户!”。索莱提将军则对正在四散躲避的意大利卫兵叫道:“不要开枪,我们不需要流血!”而那些意大利士兵只有几个人放下武器站住不动,其他人则狼狈向四周逃去。

  斯科尔兹尼带了几个伞兵冲进旅馆,他首先沿通信线路直奔无线电室,在制服了发报员并控制电台后,便直奔关押墨索里尼的房间。两名负责看管墨索里尼的意大利军官下令让所有意大利卫兵放弃抵抗,冲突几乎马上就结束了,整个旅馆地区全部被德国伞兵控制。

  接下来的问题是如何把墨索里尼安全送走。斯科尔兹尼果断选择了使用轻型飞机载运墨索里尼,直接从大萨索山顶飞离。在通过电台征得斯图登特将军同意后,一架菲舍尔怪鸟式轻型侦察机被派来,飞行员是斯图登特将军的私人飞机驾驶员戈尔腊契上尉。飞机载着墨索里尼和斯科尔兹尼摇摇晃晃地爬升到空中,径直飞往罗马郊外的一个机场,墨索里尼被成功救出。

  直到今天,很多研究特种作战的人仍旧把这个大胆而且成功的冒险行动作为一个范例。此后,斯科尔兹尼又奉命指挥党卫队特种作战部队和新组建的党卫队第500伞兵营,成功完成了制止匈牙利独裁者霍尔蒂背弃轴心国的“铁拳”行动。阿登反击战中,斯科尔兹尼指挥一个装甲旅,派遣突击队员伪装成美军渗入盟军后方大搞破坏,影响极大,以至于丘吉尔称斯科尔兹尼为“欧洲最危险的罪犯”。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橡树行动的背景:墨索里尼被意大利国王所软禁

  1943年7月10日,美英盟军发动了雪橇犬行动,在意大利西西里岛登陆,岛上的德、意军队连连败退,很显然,该岛将成为盟军进一步占领意大利的基地。6天后,罗斯福丘吉尔发表联合广播讲话,要求墨索里尼投降,并号召意大利人民起来反抗法西斯统治。墨索里尼的拒绝换来的是7月17日超过500架盟军轰炸机对罗马军事设施和工厂的狂轰滥炸。在意大利本土,由于物资匮乏和贪污横行,各地都发生了针对法西斯政府的闹事事件,在罗马,不满的妇女和市民甚至闯进了法西斯党的总部。墨索里尼本人健康状况早已不佳,尽管政府发布了“领袖因公务繁重而劳累”的声明,但老百姓纷纷议论说墨索里尼大人恐怕是已经得了梅毒。

  在这样的局势下,甚至连统治集团内部也发生了严重分歧。一些人害怕旷日持久的战争会带来毁灭性的灾难,主张单独与盟国媾和,并计划发动一场军事政变,使意大利退出战争。7月13日,反墨派首领之一迪诺·格兰迪(Dino Grandi)向法西斯最高委员会提出了一项决议,要求在7月24日星期六下午召开法西斯最高委员会会议。格兰第伯爵将在会议上提出一项决议案,要求明确在宪法中已经规定了的国王、最高委员会、政府和议会的职能,并要求墨索里尼将最高国务决策权和军队的指挥权奉还给国王。他秘密串通了参加1922年“向罗马进军”的法西斯元老埃米利奥·德·博诺将军(Emilo de Bono)和德·费奇将军(Cesare de Vecchi),墨索里尼的女婿齐亚诺伯爵(Galeazo Ciano)、大部分内阁成员和最高委员会委员也对此表示赞同,其余的人虽不支持反墨索里尼政变,但也不会妨碍。虽然密谋集团的秘密协商工作取得了进展,但是党的总书记斯科尔扎(Carlo Scorza)却把决议案的内容通报给了墨索里尼。7月22日下午5时,墨索里尼在威尼斯宫召见了格兰第伯爵,听了他的想法后淡淡地说:“你的意见是正确的,如果意大利战败了,就把全部权力奉还给国王。可是德国正在研制新武器,近期内完成,战况将为之一变。其他事情在最高委员会会议上再商量吧。”

  当格兰第离开墨索里尼办公室时,惊讶地发现德国南方战区总司令凯塞林元帅正等在门外,格兰第猜测墨索里尼此时接见凯塞林可能是为了借助德军的力量逮捕反对派,以保住自己的地位。1943年7月24日,格兰第下了决心,在教堂做完了祷告和忏悔,给妻子写好了遗嘱,把手枪藏在衣袋里,提包里放了两颗手榴弹,前去参加最高委员会会议。齐亚诺伯爵也同样在衣袋里藏了两颗手榴弹出了家门。下午5点时,28位政府成员先后到会,等待墨索里尼的到来。威尼斯宫外面的广场上布置了大量宪兵和法西斯国民军士兵,来回巡逻警戒。5点15分,墨索里尼身穿法西斯国民军最高司令官的淡绿色军服,板着一副不高兴的面孔走了进来,大会开始了。在接下来两个小时杂乱无章的讲演里,他提到军方作战不力,批评了指挥上的失误,把责任全推给了部下。他还提到了人事和政府职位问题,说道在内外严峻的形势下舆论正在公开或暗地里指责他,但他认为在暴风骤雨中弃船逃生是错误的,所以他将不准备辞职。另外,为了避免遭到指责,墨索里尼没有透露5天前他与希特勒在意大利北部费尔特雷别墅举行的秘密会谈(在这次会谈上希特勒要求墨索里尼将全部意大利军队置于德军指挥之下)。他的发言刚一结束,便遭到了格兰第等人滔滔不绝的攻击,并要求将其决议付诸表决。墨索里尼脸上冒着虚汗,带着疲惫不堪的神态聆听对他的指责。午夜过后,墨索里尼要求休会,但格兰第不同意,于是只休息10分钟。墨索里尼走进自己的办公室,将桌子上的电报看了一遍,喝了杯牛奶润润嗓子。最高委员会中一位他的支持者走进来劝他逮捕反对派,但墨索里尼只是默默地听听了之。休息之后,会议继续进行。墨索里尼强调自己是得到国王任的,斯科尔扎也发表了支持墨索里尼的讲话,而反对派的攻击也越来越激烈,会场陷入了混乱状态。25日凌晨2时15分,最高委员会开始就格兰第的决议案投票表决,结果19人赞成,7人反对,2人弃权,会议以墨索里尼的失败而告终。他站起来走到门旁说:“你们使政府陷入了危机。”说完便转身离去。

  7月25日清晨,墨索里尼仍像往常一样到办公室工作,仿佛什么事也没发生似的,还接见了日本大使日高,请日本帮助调停苏德战争。斯科尔扎劝他将投票反对他的19人逮捕起来,但墨索里尼没有采纳这个意见。当天下午,墨索里尼按计划前往萨伏伊宫觐见国王维克多·埃曼纽尔三世,他的妻子预感不祥,劝他不要去,但墨索里尼坚持进宫,说道:“20年来国王很信任我,不会有丝毫危险。”然后坐上汽车向王宫驶去。这是一个宁静而闷热的星期天,国王亲自在萨伏伊宫门口迎接墨索里尼。他一反常态,身穿意大利元帅服,而且还在宫殿里布置了警察,这架势墨索里尼还是第一次见到,心中不禁忐忑不安。在同国王会谈时,墨索里尼汇报了法西斯最高委员会开会的情况,但只字未提投票结果。不大一会儿,国王对他说:“亲爱的领袖,现在内外形势面临严峻关头,军队士气低落,最高委员会已经决定解除你的职务。人们都恨你,我成了你唯一的支持者。我担心你的安全,让我来保护你吧!”墨索里尼听到这番话后面色苍白,呆若木鸡。国王还要讲点什么,但墨索里尼打断了他的话头,嘟哝着说“一切全完了!” 接见仅仅进行了几分钟,墨索里尼同秘书一同走出了王宫,朝自己的汽车走去。这时,宫廷卫队长向他走来,说“国王陛下命令我保护你,请跟我来。”说罢把他带进了一辆开着后门的救护车。救护车载着被逮捕的墨索里尼全速向科因奇诺·塞拉大街的宪兵兵营驶去。当天罗马市内谣言四起,有说墨索里尼已经被带到德国的,有说他已经被暗杀的,德国大使冯·马肯森也向本国发去电报,称“墨索里尼于上午10时与国王一起被监禁。”

  7月25日晚上10时45分,罗马电台向全国发表广播,说“国王已经批准了政府首脑本尼托·墨索里尼阁下的辞职,并任命彼得罗·巴多格里奥元帅接替这一职务。”这一消息顿时在全国传开,尽管广播没说战争已经结束,但是人们仍然走上街头,高呼“战争结束了!”“法西斯灭亡了!”,悬挂在各处的墨索里尼头像或被摘下、或被焚烧、或被撕碎。接任的巴多里奥元帅下令将墨索里尼秘密关押起来,并准备与盟国签订停战协议。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橡树行动初期的麻烦:墨索里尼羁押地反复被更换

  行动策划

  墨索里尼下台的消息立即传到了柏林,希特勒非常震怒,意大利的倒戈无疑将在德国欧洲堡垒的腹部撕开一个大缺口。实际上,在此之前,德国人并非没有觉察到意大利在向盟军暗送秋波,他们的反应是向意大利输入更多兵力和资源,以撑住这块“欧洲的软腹部”。然而,在阿道夫·希特勒看来,导致意大利背叛更为直接的原因是个人因素,他不能容忍自己的朋友被投靠盟军的人关押,认为必须救出墨索里尼,使之重掌意大利政权并继续为法西斯效命,为此希特勒下令德军迅速采取行动占领意大利(虽然从法律意义上说此时的意大利仍是德国的盟国),总参谋部很快便制定出方案,包括4个计划:“轴心行动”(Operation Achse),命令意大利的德军接管、夺取或摧毁意大利舰队;“黑色行动”(Operation Schwarz),命令驻意德军全面占领意大利并解除意军武装;“斯图登特行动”(Operation Student),负责人为德军伞兵部队指挥官库特·斯图登特将军,命令其指挥德军占领罗马并配合营救墨索里尼;“橡树行动”(Operation Wache),组织突击队,救出墨索里尼。

  营救开始

  1943年7月25日深夜,斯科尔兹内赶到了腊斯登堡的大本营,但是一直等1943年7月29日才受到希特勒的接见。与他一同接受召见的还有其他5位军官,希特勒进来后问他们:“哪位熟悉意大利?”只有斯科尔兹内一人答道:“我熟悉!我曾经到过意大利两次,骑着摩托车一直跑到那不勒斯。”希特勒点了点头。“我要问各位一个问题。你们认为意大利人如何?”接受召见的军官按照军衔高低一个个回答希特勒的问题,有的说“是轴心国的朋友”,有的说“是反共产国际条约的伙伴”,有的说“是自己人”,而斯科尔兹内却回答说“我是奥地利人!”

  斯科尔兹内认为这一句话就足够了。因为他知道希特勒也是奥地利人,对一战以后意大利夺去奥地利领土南蒂罗尔一定有与他相同的感慨。希特勒好像马上醒悟了似的,两眼盯着这个维也纳出生的大个子年轻人,说:“斯科尔兹内上尉留下,其他人可以走了。” 屋里只剩两人后,希特勒向斯科尔兹内讲述了刚刚在意大利发生的政变,命令他负责“橡树行动”,并且告知伞兵部队司令斯图登特将军(Kurt Student)将配合其完成任务,随时为其提供兵员、飞机及所需要的一切。

  第二天,斯科尔兹内及其副手拉德尔带领若干“弗雷登塔尔”突击队员飞抵罗马,以副官身份接受斯图登特的指挥。营救行动的首要问题是查明墨索里尼的去向,问题是这个法西斯领袖究竟在哪里?墨索里尼被押到科因奇诺·塞拉大街的宪兵兵营后,只在那里休息了一个小时,旋即被送到莱尼亚诺大街的警察宿舍,在那里医生给他检查了身体。墨索里尼脉搏紊乱,脸色苍白,晚饭一口也没吃,一直折腾到夜里11时才睡着。两个小时后他又被叫醒,有人给他送来了巴多格里奥的,里面说现外面流传着要暗杀墨索里尼的风声,政府为其人身安全起见才拘留了他,现允许他到想去的地方。墨索里尼稍加思考后向来使口述了四点:希望回到故乡艾米利亚—罗马涅地区的普雷达皮奥;今后保证对巴多格里奥元帅尽力合作;期待新政权获得成功;今后仍为国王效忠。但是当巴多格里奥接到墨索里尼的回信时又改变了主意,此时他已开始与盟国进行接触,寻求停战,而盟国提出的停战条件之一就是拘捕墨索里尼。于是他以“罗马涅地区不安全”为由,密令海军情报部长马乌盖里提将墨索里尼秘密转移到那不勒斯西边加埃塔湾内的蓬察岛(Isole Ponziane)上,那里有一座关押政治犯的监狱。7月27日,墨索里尼被塞进汽车运到了加埃塔,次日乘船抵达蓬察岛。

  斯科尔兹内受命营救墨索里尼后,于7月26日乘飞机抵达罗马。虽然罗马发布了戒严令,但气氛却出人意料的平静,好象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过似的。两三天后拉德尔带着从第七空降团一营挑选出来的60名伞兵和10名谍报专家也赶到了罗马,准备开始营救工作。但是罗马市内关于墨索里尼下落众说纷纭,都不可信,斯科尔兹内了解到的只是他被带出宫后就用救护车送到什么地方去了。那时德国人都认为即使墨索里尼被诱拐到什么地方,意大利人仍会信守轴心国盟约的规定,继续与盟国作战。由于抱有这样的想法,斯科尔兹内一行在寻找消失的法西斯领袖时仍然显得轻松自在,也并未采取任何粗鲁的手法。结果营救部队经过三个星期的打探仍然没有一点线索,最后连希姆莱都叹道“只能去算卦了!”就在绝望之时,斯科尔兹内突然从以前认识的一个水果商人那里探听到了一条有用的情报。

  这个水果商人家在加埃塔湾附近的一个小镇,据他说该地一个大主顾家的女佣和蓬察岛上看押政治犯的一个警察订了婚,他们已经有两三周没有约会了。斯科尔兹内从这一情况推断岛上可能突然关进了什么重要的政治人物。几天以后,他又从一位年轻的意大利海军军官那里获得了进一步核实的情报,这位军官说他亲眼看见自己服役的猎潜艇搭载着墨索里尼从拉斯佩齐亚军港驶到了蓬察岛。

  这些情况上报后,斯科尔兹内很快便接到希特勒的命令:“搭乘意大利巡洋舰(当时德国在地中海没巡洋舰可派),救出被监禁的人!”战后斯科尔兹内这样回忆当时他的感觉:“这项任务足足烦了我24小时。在意大利船员死盯着我们的眼皮底下,我如何去救出墨索里尼?”这个难题第二天就解决了。当天德国人又获得了新的情报,墨索里尼早已不在蓬察岛上了。意大利政府怕德国人来解救他,早在8月6日便将其转移到了撒丁岛,先是将其幽禁在该岛北端的一个小村子里,然后转到了距撒丁岛5公里、有强兵把守的海军基地玛达莱娜岛(La Maddalena),被囚禁在岛上一座叫“科隆山庄”的公馆里。为核实这一最新情报,斯科尔兹内带人装扮成船员前往撒丁岛,从驻在这里的德国海军分遣队那里借了1艘摩托艇,绕着玛达莱娜岛侦察海岸地形,其手下则从每天往玛达莱娜岛送蔬菜水果的老农那里得到了墨索里尼就在岛上的情报。

...查看更多
橡树行动的经过:德军大胆使用滑翔机空降救援

  1943年9月8日,意大利向盟军投降,驻扎在那里的德军迅速解除了昔日盟友的武装,成了意大利的主宰者。同一天,斯科尔兹内采取更为直接的手段,乘坐一架He-111侦察机再次在大萨索山地区进行空中侦察,但飞机上的自动照相机却失灵了。在大萨索山上空5,000米高度,斯科尔兹内和他的助手拉德尔不得不轮流探身出去,顶着冰冷的气流,手持莱卡相机向下拍照。虽然冲洗出来的照片很不清楚,但却可以看见饭店后方有一小块三角形平地。

  斯科尔兹内立即开始制定营救计划,他感到这块三角地是所有问题的解决方案,因为险峻的地形使得从地面进入已不可能,而由于高山上空气稀薄和狂风不断,普通的伞兵部队又无法在此海拔高度降落。于是斯科尔兹内提出了一个大胆的方案:用12架滑翔机,每架运载10名突击队员(包括驾驶员在内)从天而降,以这块三角地为降落点,强攻饭店并救出墨索里尼,并以同样方式让突击队员在山谷一带降落,攻占缆车站台,阻止意军向山顶增援,然后将墨索里尼送到山脉低地的阿奎拉机场,在那里换机送往希特勒的统帅部。

  营救计划报到斯图登特将军处,这位久经沙场的老将见了也不禁暗暗吃惊。他将计划交司令部讨论,几乎无人相能够成功,但别人一时间也想不出别的办法,又不愿得罪希特勒亲自指派的突击队长。最后斯图登特还是调来已在意大利作战的第1伞兵师第7团的一个营为攻击提供兵力。该营的2个连由营长莫尔斯少校(Otto Harald Mors)指挥,将通过公路到达大萨索山,并占领下面山谷里的缆车站。第3连由独眼的冯·贝尔普施中校(Georg von Berlepsch)指挥,将乘滑翔机降落并攻打饭店,同时提出派兵攻占阿奎拉机场。第二滑翔机联队第I大队(I·/LLG 2)则为行动提供所需的飞机。

  然而斯科尔兹内认为I·/LLG 2的Go 242滑翔机体积太大,无法在饭店旁的地面降落。斯图登特为此立即命令将第1滑翔机联队第III大队(III·/LLG 1)的DFS 230滑翔机从位于法国南部的基地调来。在用以执行任务的12架DFS 230突击滑翔机中,每架都可以运载9名全副武装的伞兵。这样共可运送108名士兵,相当于饭店守军的2/3。在斯图登特看来,突然袭击的战术以及德军更具优势的火力完全可以弥补人员上的不足。大家一致同意由斯科尔兹内带队在饭店里寻找墨索里尼,贝尔普施手下的伞兵负责压制守军。斯图登特将3号和4号滑翔机分配给斯科尔兹内和他的手下。

  这无疑是一次风险极大的行动。在行动开始前的一天夜里,斯科尔兹内召集队员们说:“这次行动充满危险,随时可能丧生。如果你们当中有人不愿参加,可以离开,我绝不会对此做任何记录,也不会因此而蔑视你们。我将亲自参加并指挥这次行动,愿意参加的人请向前迈一步。”结果所有队员都向前走了一步,这令斯科尔兹内非常满意。

  行动计划于9月12日(星期日)的黎明时分开始,但却因故推迟了几个小时。因为12·/LLG 1的亨舍尔Hs-126拖曳机航程较短,从法国南部的瓦朗斯基地飞到罗马的途中需作几次停留,直到当天上午10:00才到达罗马南郊的普拉提卡空军基地(Pratica di Mare)。不过推迟起飞时间也有好处,因为这样抵达大萨索山将是中午,而意大利人皆有午睡的习惯,势必减少遇到抵抗的可能。斯科尔兹内利用这段时间,派其副官拉德尔到罗马请来了对德军素有好感的索莱蒂将军(Carabinieri Soleti),认为这位亲德的意大利高官与攻击部队一起出现在饭店将有助于规劝守军放弃抵抗。对于这位将军是否情愿参加此次行动有不同的说法,有的资料称他很愿意充当中间人,只是在听了他们的计划后目瞪口呆,但仍同意一同前往,并与斯科尔兹内同乘一架飞机;也有报道却称他是在斯科尔兹内的手枪威逼下登上滑翔机的。9月12日上午11点整,从法国飞来的第一队滑翔机到达机场,斯图登特简短地向滑翔机驾驶员们介绍了他们的任务(这些飞行员原本以为是来参加攻打盟军登陆地萨莱诺滩头的),Hs-126牵引飞机很快便注满了燃料,滑翔机队排好顺序准备起飞,然而12:00时机场上空却响起了空袭警报,不一会儿,一队美国B-25轰炸机掠过机场上空,投下了10多枚炸弹。值得庆幸的是地面上的飞机没有一架受损。13时05分,领头的一对Hs-126牵引机终于拖着1号和2号滑翔机起飞了,之后每隔2分钟起飞一组,又起飞了5对。除最后起飞的11号和12号滑翔机撞毁在跑道上的弹坑里外,其余滑翔机都顺利升空。

  在领头1号牵引机内,坐在驾驶员后面的是斯图登特的情报官朗格特上尉(Gerhard Langguth),4天前他已经与斯科尔兹内一起乘坐He-111进行了空中侦察,因此他也是牵引机乘员中唯一一位真正见到过降落区域的人。然而,牵引1、2号滑翔机的两架飞机在浓雾和厚云层中迷失了方向,不得不半途返回。这样斯科尔兹内与索莱蒂乘坐的3号滑翔机成了领航机。飞机时起时伏地在云层中飞行,滑翔机内的视野不好,而且非常闷热,索莱蒂将军和几名队员已出现晕机反应。斯科尔兹内果断地拔出随身带的伞兵刀,将滑翔机的布质机壁割出几个洞,让清凉的空气进入机舱,并通过这个破口观察地面,不时将正确的航线通知驾驶员。约1小时后,机群抵达预定地区,斯科尔兹内命令滑翔机与牵引机脱钩,8架滑翔机开始从3,600米高空下降,在距地面约1,000米时,兵分两路扑向各自的目标。

...查看更多
结语

虽然营救墨索里尼行动本身对德国的战略意义并不大,但德国的宣传部门清楚地认识到这次行动所产生的巨大宣传效果,在他们的大力渲染下,斯科尔兹内成了德国家喻户晓的战斗英雄,戈培尔还派了一个电影摄制组去大萨索山重拍营救过程,斯科尔兹内本人也被提升为少校,并获骑士十字勋章。

相关新闻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