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克雷西会战

"

  克雷西会战也叫克雷西战役 (Battle of Crécy),发生于1346年8月26日,英军以英格兰长弓大破法军重甲骑士与十字弓兵。克雷西之战便是英法百年战争中的一次经典战役。 公元一三四六年七月,英王爱德华三世率军9000人渡海侵入法国。法王腓力六世将兵三万余人迎敌。 八月,双方战于克雷西。是役,英国长弓手起了关键作用,接连打退了法军的十五次冲锋。法军则伤亡惨重,腓力六世受伤,被迫退兵亚眠。英军大捷,乘胜进入诺曼底。此战法军伤亡万余人,英军伤亡则不到二百人,堪称世界战争史上一次以弱胜强的典范。

克雷西会战

克雷西会战——英格兰长弓自此闻名于世

克雷西会战战前形势是怎样的?战前双方有哪些部署

  1346年盛夏,英国国王爱德华三世率领9000名英军,为支援盟友度过诺曼底海峡。他的老对手—法国国王腓力六世热情的接待了他——在克雷西与法国35000人的大军遭遇。法军兵多将广,但以重装骑兵为主,只有6000名热那亚雇佣弩兵,而其他步兵大部分是征召兵,没有太强战斗力。克雷西这种森林地形,不适合重装骑兵作战,而且法军的骑士仗着自己装备精良相当自负,根本瞧不起以步兵为主的英军。

  相比之下,英军主要以长弓手为主,其余的是由英格兰骑士和少量威尔士长矛兵组成,且占据地形优势、居高临下。

image.png

  右翼部队由大名鼎鼎的“黑太子”(Prince Edward)指挥。部署在靠近克雷西城(Crecy)和牧师峡谷(Vallee des Clercs)的地方,并且以流经克雷西森林(Forest of Crecy)河流梅叶河(Maye)作为其屏障。

  今日法国克雷西镇,这条河流应该是Maye(很窄的小河,但是宽度正好使得法国骑士的战马没法一跃而过)。

  左翼部队的指挥官是诺萨姆顿伯爵(Northampton)指挥。布阵于瓦迪库而特村(Wadicoutrt)的前方,有树林和步兵挖掘的防御工事作为掩护。

  英国军队

  爱德华三世将自己的部队安排在克雷西村庄前的一座小山上 这样可以居高临下 此山前面正对着一条法军的必经之路 爱德华三世将自己的部队分成三队 前两队分别由黑太子爱德华和诺萨顿伯爵指挥 整个英军阵线的两翼和中央都配制长弓手 英军的地形极为有利 不但居高临下 两侧还有村庄掩护(详细请看地图)更有大片森林掩护 长弓手还在阵地前布置了大量拒马。

image.png

  法国军队

  腓力六世国王将6000名热那亚雇佣弩兵安排在战线最前方 法军步兵仅随其后 骑兵还没有到达 腓力六世在以往和爱德华三世的对抗中都十分谨慎 他想在骑兵到来之后再进攻 但在部下的请战要求下勉强发动攻击 这样 法军在骑兵没有完全到达时就发动了攻击。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克雷西会战的详细经过是怎样的?最后结果如何

  克雷西会战也叫克雷西战役 (Battle of Crécy),发生于1346年8月26日,英军以英格兰长弓大破法军重甲骑士与十字弓兵。克雷西之战便是英法百年战争中的一次经典战役。 公元一三四六年七月,英王爱德华三世率军9000人渡海侵入法国。法王腓力六世将兵三万余人迎敌。 八月,双方战于克雷西。是役,英国长弓手起了关键作用,接连打退了法军的十五次冲锋。法军则伤亡惨重,腓力六世受伤,被迫退兵亚眠。英军大捷,乘胜进入诺曼底。此战法军伤亡万余人,英军伤亡则不到二百人,堪称世界战争史上一次以弱胜强的典范。

  而此战会战也基本决定了百年战争前期英国对法国的胜利。

  1346年8月26日,在百年战争(1337—1453)中,英国国王爱德华三世指挥的英军和法国国王腓力六世的法军在克勒西(法国东北部索姆省的城市)附近进行的一场大交战。英国人靠着武器装备和战术上的优势取得了胜利。

  此战之中步兵作为步、骑联合兵种编队的主要成分,在战役的整个过程中发挥着重要的作用。此战说明了步兵在骑兵面前并不是不堪一击的。而其中英国紫杉长弓作为英国步兵中的关键力量,击败并重创了当时号称是最难对付的法国重装甲骑士。

image.png

  双方的兵力对比相当的悬殊。当时的法军兵力接近6万,其中有12000名重骑兵(由骑士和普通重骑兵构成),六千左右的热那亚十字弩手,17000名轻骑兵剩下的就是大约25000左右的一群跟在部队的后面且缺乏纪律的所谓“公社征募兵”。而英军的部队则刚过两万。两军的兵力差距是如此的明显……但同法军相比,英军有更为完善的组织,队形和装备。英国步兵装备有紫杉长弓,虽然无法有效伤害到全副武装的法国重装骑士,但可以打断其冲锋阵型,迫使对方陷入混战。从自由农民中招募的弓箭兵精通自己的武器。

  但是两军在战前的准备上则全然相反。英军的指挥官爱德华三世精心的布置了战场。将自己在兵力上的“损失”在地形上尽力的补会。两万人的部队在数量上被很平均的分成了三个部分。

  爱德华三世让大部分英格兰骑士下马作战 排成三支纵队:每只纵队都有下马的骑兵和持矛的士兵组成坚强核心,另有弓箭手布置在两翼。

  开战时间大概是傍晚, 法军用热那亚雇佣弩兵率先发动攻击 ,攻击那些掩护英军左翼的弓箭手,这些热那亚弩手非常强大,配备了投射物器,不幸的是:英军长弓兵的射程稍远。而且英国弓兵站在高处向山下射击。

  法军还有一个弱点,那就是他们在逆光的状态下进行射击的。相比之下 ,英军的攻击则有效的多。 长弓是用紫杉木做的 ,紫杉木非常坚固 ,做弓箭非常适合 ,在射程上和威力和地势上占尽了便宜。 几轮射击后, 法军弩兵死伤惨重。

  法军第2阵地主要由征召的矛兵组成 这些人无组织无纪律 ,战斗力低下。 步兵叫喊着开始冲锋 ,但是和逃跑的弩兵撞在一起 ,混乱不堪 。

  战况至此 腓力六世让法军第一批骑士开始冲锋 ,尽管法军装备精良, 但是骑兵在冲锋时防御也是最弱的时候。在长弓箭雨下死伤惨重 。更糟的是法军骑士和溃退的矛兵撞在了一起 他们也未能冲到英军前面。

  当时,法国有欧洲最精锐的重骑兵 ,有几次也冲到英军面前 。但是装备了骑枪的骑兵虽然增强了冲锋威力 但是却降低了肉搏能力(当然,下马骑士则相反,下马骑士不擅长冲锋但擅长肉搏,因此阵地肉搏上较法国骑兵更强) 英国拥有欧洲最精锐的重装步兵和下马骑士,而且还有地形优势及一些擅长对付骑兵的威尔士长矛兵,就算法军骑士冲上来,在冒着箭雨、逆光、无地形优势和无法完成冲锋的情况下,当然只能被英军步兵一个个剁成肉酱。法军的16次冲锋均被打退,腓力六世负伤被迫撤退,克雷西战役以法军的惨败告终。

image.png

  爱德华三世(King Edward III)则率军亲自坐镇中央。

  整个布阵情况总的来说就是两翼前出的倒V字型布阵。在每个部分的中央是由大约一千名骑士组成的方阵。唯一不同就是这些骑士们全都不骑马(English dismounted men-at-arms)。其的好处在于给长弓手们提供了一面结实的“墙”。有此方阵不但可以在敌人接近时让长弓手退到其后减少损失。同时还可以带给长弓手们一个信念即:自己不会被自己的骑兵丢弃不管,我军一定能够顶住法国骑兵的冲锋。

  同时长弓手们被布置在侧翼,按梯队的形式向前排列。这样一来则长弓兵就将进攻中央的法军给套进了这个倒梯形的陷阱之中了。在每个方阵的后面还都准备了重骑兵预备队。另外在白天英国的威尔士步兵还在阵前挖掘了许许多多的陷阱。

  法王菲力普六世则有“优秀的骑士,糟糕的国王”的外界评价。不仅仅是没有做必要的战前准备甚至连侦察部队都没有派遣就一头撞向了英军的防线。在后来的战斗中其也只是一味的利用兵力上的优势不断的冲击英军的战线。虽然具有相当的骑士风格但是其结果则是致命的。

  在1316年8月26日的下午六点左右。法军排成冗长的一路行军纵队到达了战场。

  当时的法王还想将部队集结一下再发动攻击。于是十字弩手被调到了前面。但是那些“士气高涨”的法军骑士们则不听命令开在弩兵行动后不久就开始“自己”的进攻。

  而此时的热那亚十字弩手排成了整齐的队伍开始向英军进行射击。他们在150码的地方停了下来向英军进行了齐射。

image.png

  但是英军位置是在一个坡地上,同时由于热那亚弓手正直接面对着午后的阳光(见简图),多数的箭都没有射中目标。热那亚十字弩的射击对英军来说可以说是毫发无伤。于是热那亚的十字弩手们又再次向前移动打算将距离再拉近些。但是英军没有再给他们机会。铺天盖地的箭雨倾洒在了十字弩手的头上。

  仅仅是短短的几次齐射就使得热那亚人溃不成军。此时对这些热那亚人来说最致命的也许还不是降临在头上的箭雨,而是此时已经冲上来的法国骑兵。自相践踏和混乱很自然的变成了当时的主乐调。虽然出现的大规模的混乱,但是一些法军还是攻到了英军的面前证明了自己是欧洲最难对付的骑士。战役开始仅仅几分钟就出现了激烈的生死厮杀。此时似乎战斗向着有利于法军的方向发展。但是很遗憾不久英王和其他两个分队的指挥官就很快并果断的出动了自己留在阵后的重骑兵预备队阻止了法军的冲击。同时两翼的长弓手则不断的进行着射击……

  虽然不断有士兵中箭倒地但是法军的骑士风格和进攻精神还是让人为之侧目。在长达几个小时的战斗中法军不断的进行着一件事就是突击、冲锋。残酷的战斗一直进行到了深夜。法军的十六次冲锋全部被击退。法王此时虽然还有部队但是七零八落而一身疲惫的散兵已经不可能再挽回败局。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克雷西会战:英格兰长弓自此闻名于世

  关于长弓的历史记载出现的相当的早,它最早起源于威尔士,因在公元7世纪射杀了一名王子而被载入史册。但真正令其闻名遐迩的恐怕还是百年战争前期英国所获得的一连串胜利。在最具代表性的克雷西之战中,5000名英国长弓手不仅击溃了来自热那亚的弩兵,还将三倍于己的、不可一世的精锐法国骑士彻底击败,终于在尸山血海之上建立起了自己长达数个世纪的威名。

  单纯从武器的技术指标来看,英国长弓或许并不是世界上最优良的弓,但作为一个独特军种的长弓兵所获得的声望和名气恐怕远非其他部队所能比拟。在相当长的一段时期内,长弓兵都是英国军队的商标,也是英王麾下最强大也最重要的部队。玩过《中世纪2》的朋友们一定都还记得英国有多少种长弓兵及与长弓兵相关的衍生兵种。如果选用了英国,那么除了弓箭手之外的战士恐怕就都是配角了。

  弓箭是人类发明的最早一批武器之一,在人类漫长战争史的大部分时间里,它都是最有效的远程杀伤手段。世界各国在冷兵器时代都有自己的远程投射兵种,弓箭则是最普遍的装备之一,在很长一段时期内它唯一的竞争者就只是弩。不过后者因为种种原因,在战场上的实际效能通常无法和普通弓箭比拟,更遑论鼎鼎大名的英国长弓了。

  所谓长弓,那自然是挺长的。从考古发掘和文献记载的情况来看,英国长弓的长度从1.5米至2.1米不等,而随着时间的推移,长弓明显有越来越长的趋势。通常来说,在基本工艺没有太大变化的情况下,弓身越长,弓的射程也就越远。当代的研究与重庆时时彩助赢软件资料表明,即便是相对较轻的长弓最远射程也能轻松超越200米,一些更加强悍的长弓射程则能达到300米以上。与欧洲大陆上的其他弓弩相比,这是个相当厉害的技术指标了。

  弓弩相争是个老话题。从功能上看,两者的差别貌似不大,不过任何一名有脑子的指挥官如果有选择的话,恐怕都会更加倾向于带弓箭手上战场,而非弩手。两者的区别主要体现在作战效能上,尽管在同样的距离上弩比弓的穿甲效果要好,不过在发射速率方面,弩在最完美的情况下也难以达到弓的一半。也就是说,同样数量的弓箭手的火力至少要超过弩手一倍,而这样的火力差距往往能对战斗的结果起到决定性的作用。

image.png

  那为什么还有许多部队以弩为主要武器呢?原因也很简单,那弓箭手的训练时间过长,难以随时随地的大量获取。一名弓箭手的训练时间远超与一名弩手的训练时间,以至于前者能够成为珍贵的战略资源,后者则可以通过对农民进行短期培训获得。而战场上对于远程投射兵种的需求又是时刻存在的,在这种情况下,弩兵才以替代品的形式频频出现在战场之上。

  在长弓手活跃在战场上的几个世纪内,其唯一固定的装备大概就是那把长弓了。除此之外的其他装备则会因为时间和空间的不同存在相当显著的差异。通常来说,长弓手们都会在征召他们的领主那里获得一些简单的护甲,标准的配置大体包括:一顶为头颈提供保护的锁甲兜帽、一件皮甲外套、一对手套、一对臂甲以及近战用的匕首或者是剑。中世纪的领主和国王们贫富差距挺大,有些长弓兵能够得到更好的装备,有些则连这些都没有。一些极端的例子中,大伙甚至弓都需要自己准备。

  不过在绝大多数情况下,起决定性意义的就是这把长弓,其他的护甲对于长弓兵来说通常并不是很重要。因为如果一场战斗中一方的长弓兵需要和对方的步兵和骑士短兵相接,那这场战斗的结果恐怕已经胜负已分了。紫衫木是制造长弓的最佳材料,还有白蜡木和榆木。弓属于耗材,使用一段时间之后就会报废。为了保持长弓的供应,英国早在13世纪就砍伐光了境内的几乎所有紫衫木,之后只能仰赖进口。面对这一情况,英国人只能从贸易方面入手,颁布法令要求来到英国港口的船只必须按照装载货物的体积比例同时向英国提供弓材。大航海时代开始后,英国也开始在美洲和亚洲等地区寻找紫衫木,只是到了此时,长弓已经开始逐渐被火枪取代了。

  光是提供足够的长弓依然无法让英国得到一支有效的长弓手部队。长弓之所以能够成为英格兰的独门利器有其独特的社会和重庆时时彩助赢软件原因,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其他国家也可以复制这种模式,只是他们选择了其他的方向。欧洲各国的军事传统各有不同,法国那样土地肥沃而又相对辽阔的国度盛产装备精良的骑士。而据一些重庆时时彩助赢软件学家估算,在中世纪的大多数时期里,英国的综合生产力大致只有法国的四分之一。在这种情况下,用昂贵的骑兵与宿敌正面硬撼显然不是明智的选择。经过多年的战争洗礼,英国人终于找到了自己的答案,那就是而以长弓兵为核心的战术。

  想要得到一名能够熟练操作拉力近百磅的长弓的弓箭手所需要的时间不是一般的长,且并不是所有的人都具备使用这种武器的先天条件。如何能够大量“生产”这样的专业人才对于任何一个过国家来说都是个难题。不过这也难不倒英国人,他们采用了一个百年树人的方法,因地制宜的在民间广泛用各种强制和非强制的手段大力推广射箭运动,有意的将其描述成为一种高雅而有益的消遣。在统治者的引导之下,射箭逐渐成为了百姓生活的一部分,尤其是在生活相对较为宽裕的自耕农中间非常流行。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也逐渐成为了英军长弓手最主要也最稳定的来源,即约曼(yeoman)弓箭手。

  长弓兵的战术说白了就是防守反击,在战术上要尽可能的由己方选定战场,抢占易守难攻的位置。同时在关键位置布置好各种各样的障碍物来拦阻和迟滞对方的进攻,用来防止弓箭手受到敌人的直接攻击。能够抢占到地势较高的位置自然更好,因为那可以有效的提高弓箭手的射程,让长弓兵能够在任何同时期的欧洲射手们面前占尽优势。

image.png

  克雷西之战是长弓兵战术最为典型的一次运用。双方参战人数一直有争议,不过在绝大多数的数据中英法军队都是1:3左右的比例,大致为9000对30000。其中英国一方以5500名长弓手为核心,另有1000名威尔士长矛手和2500名骑兵(所有的骑士都被命令下马作战,为长弓兵提供保护)。法国一方则有6000名从热那亚雇佣来的弩手,14000名步兵和10000名受过良好训练的骑士。尤其是最后这一项,基本相当于后世第三帝国的装甲兵团,在当时的欧洲大陆上绝对是一股让人无法忽视的强大军事力量。悬殊的实力对比让法军上下都充满了轻敌的情绪,而正是这样的洋洋自得,最后葬送了这支军队。

  在经过漫长的猫捉老鼠之后,英王爱德华三世决定以逸待劳,在克雷西地区安营扎寨,选择了最佳的防御位置构筑阵地。据说时年十六岁的黑太子爱德华也得以在这次战斗中指挥了一支军队,并在阵前受封骑士。在英军得到了一整天的休息之后,法军才最终抵达战场。狂妄的法国国王菲利普四世无视敌人已经占据了地利,宣布决定立即发起进攻,整场灾难从此开始。

  长途跋涉的法军没有得到充分的休息就开始列阵,更离谱的是,热那亚雇佣弩兵们连背负在身后的大盾都没有有从行李车上卸下就被迫轻装加入了战斗。由于弩的填装速度很慢,热那亚弩兵的标准战术是在填装时背对敌人,而身后的大盾则能给他们提供相当有效的保护,是至关重要的生存工具。

  缺少了大盾保护的热那亚弩兵们被首先投入了战场,面对着占据着较高地势、经验更加丰富、火力也更加强大的长弓手所投掷出的死亡风暴,6000热那亚弩兵很快就开始溃逃。或许是出于对意大利雇佣兵长久以来的偏见,高傲而鲁莽的法国骑士们还没等它们退出狭窄的战场就开始了冲锋(骑士们擅自展开冲锋的事情再中世纪的欧洲战场上并不少见),并以对待逃兵的方式对他们进行砍杀。

  在那天随后的战斗中,装备着重甲的法国骑士对英军阵地展开了许多次无畏的冲锋,可泥泞的道路与英军布置的障碍让这些英勇的尝试变成了一次又一次的死亡盛宴。所有的重骑兵冲锋都被绵密的箭雨和如林的长枪消弭于无形,未能给英军造成任何实质性的伤害。当夜幕降临时,骑士精神终于也在可怕的伤亡面前灰飞烟灭,菲利普四世也受了伤,法军不得不开始撤退。

  英军在克雷西取得的胜利是决定性的,在长弓手掀起的死亡风暴面前,法军至少丢下了一万多具尸体。法军具体的伤亡数字至今仍有争议,但在最保守的推测中也表明至少有2200名骑士阵亡,还有相当数量的骑士被俘。普通士兵的伤亡则更加惨重。反观英军一方的损失则微乎其微。有件趣事值得一提,有文献表明还有两名英军骑士在是役被俘。考虑到整场战斗的实际情况,具体这哥俩是咋被俘的实在是让人感到费解。

image.png

  单纯从弓的技术指标来看,英式长弓并非世界上最优秀的弓箭。日本的和弓与朝鲜较晚时期的弓都不比英式长弓要差,甚至可以说略胜一筹。国家地理频道曾经拿两种弓做过比较:英国长弓固然要比它的欧洲竞争者们优秀不少,可在拉力相同的情况下,日本弓能够射出更重、动能更高、穿甲能力更好的箭矢,在精度上也有一定的优势。

  不过,这并不意味着日本弓手的军事意义就样强于长弓兵。战争是国家大事,绝非数百或者数千人之间的决斗。咱们若是设想个关公战秦琼的设定,让英国和日本大干一场,那么英国长弓兵的战略意义恐怕要远远胜过持弓的日本武士。原因主要在于士兵的来源。有机会修习弓箭技艺的日本武士大致相当于欧洲封建国家中的骑士阶层,基本可以算作一群专司战斗而不从事生产的下层贵族。而农业社会的生产力相当有限,能够从土地中解放出来成天练习射箭的武士恐怕不会很多。

  在欧洲中世纪,常备军是相当奢侈的东西。国王和领主们虽然或多或少都会豢养一定数量的精锐士兵,可数量都十分稀少,根本无法应付成规模的武装冲突。遇到战事必须征募领民,或者花钱雇雇佣兵。在这样的军事体系里,英国的长弓兵就是“放养”在民间的射手,其兵员的主体结构就是普通的农民,虽然也不是说要多少就有多少,但在绝对数量上恐怕要比持弓武士多上不少。虽然咱们在这里对比这两个位于欧亚大陆两端的岛国在中世纪时期的军事实力多少有点儿无稽,不过话说回来,这样的比较恰恰能够体现出英国有意识的在下层民众中促进军事文化的发展意义是多么重大。

  令人感到遗憾的是,射箭虽然是六艺之一,可我国(至少是中原地区)的弓箭在重庆时时彩助赢软件上留下的印记并不多,保存完好的古弓也很罕见。也没有相关记载表明中原各朝曾经拥有过像英国长弓兵那样风格独特、战力强大的武装力量。相较之下,倒是有不少关于弩的记载,形制也多种多样,五花八门。有机会我们可以专门聊聊这个话题。

  与长弓相关的文化传统深深的影响了英格兰人民们心中的英雄形象,著名的罗宾汉的故事就是这种文化影响力的典型代表。当骑士小说在法国和西班牙大行其道的时候,英国人则制造出了罗宾汉这样一个使用弓箭的侠盗。罗宾汉形象的具体出处至今仍无定论,不过从重庆时时彩助赢软件脉络来看,罗宾汉的总体形象有着从强盗——侠盗——贵族侠盗的发展趋势。这标志着罗宾汉从底层人民渴望解放的精神寄托变成了英格兰的全民偶像。大家可别小看了这样一个传说对人民的影响,这意味着当欧洲大陆的孩子们扮骑士冲锋玩的时候,英国的孩子们则在扮演罗宾汉玩射箭。这从侧面证明了长弓文化在英国的影响有多大,对国家的军事传统产生了多么显著的影响。

image.png

  无论是被雇佣的长弓手还是领主们豢养的常备私兵都是有薪水的,通常是按日计酬,六周一付。如果你会骑射,那么则能比普通的长弓手多赚不少,最多时能多达一倍。在征募士兵时领主们往往需要预先支付一定日期的薪水才能将人从家里带走,如果应招的士兵不幸战死,那么这部分钱也将成为抚恤金。至于这个预先支付的部分是多少,各个地区的差异就比较大了。

  值得注意的是,即便是采取像英国那样的政策,其对人民所进行的也更像是操作长弓的技术训练,而非真正意义上的军事训练。而在中世纪,民族主义这回事在世界上还相当罕见,为国家而战的概念也因此而变得相当淡漠。因此,除了真的是在保护自己的家园或者参与圣战,下层士兵们的士气普遍不高,几乎每个指挥官都会遭到士兵们集体逃亡的困扰。所以,即便长弓兵在战场上经常能够大展神威,但说到底,其主体并非由职业军人构成,仍然是一群中世纪农民。他们对于战争的结果通常并不如何关心,即便国王战败、江山易主,他们也无非就是换个人交税而已,在士气和战斗意志方面恐怕无法和欧洲各国的真正精锐相比拟。

  与征募而来的约曼(yeoman)长弓手相比,领主和国王们常备的长弓手则要精锐得多了,虽然并非所有人都那么幸运,但对于这些人来说,总算是找到了一个晋升骑士的门路。能够成为领主私兵的长弓手通常都是百里挑一的精锐,待遇自然也要比其他的长弓手好上许多。如果其所侍奉的领主既有钱又慷慨,那向帝王家兜售自己的射箭手艺绝对是一项大有前途的事业,相当于当代的技术精英,绝对的金领,将来还有机会升任管理层,走上人生巅峰。有文献显示,在1467年,一位名叫丹尼尔的长弓手在工资以外还拿到了10英镑的奖金(在当时这是一笔相当可观的财富),他还得到了一座供他与妻子居住的房子和许多许多的衣物(衣服在那个时代要比现在珍贵得多)。

image.png

  早期的火药武器不仅不稳定,且命中率差、射程也不足,填装速递更是比弩还慢。所以尽管火药武器在欧洲战场出现得很早,但在很长一段时间之内仍然无法与长弓较一日之短长。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枪械制造技术越来越成熟,终于对传统投射兵器产生了实质性的威胁。但是,单纯从作战效能的角度考虑,直到大仲马的《三个火枪手》的时代(17世纪),火枪的射程和发射速度依然不及长弓,真正将长弓逐出战场的并非技术因素,而是社会因素,那就是战争的规模越来越大了。

  随着生产力的提高和人口的增加,欧洲战争的规模开始无限扩大,民族主义的兴起也给战争本身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全民性。在这个时代,欧陆强权们弹指间就能动员数十万的军队,战争的残酷程度和伤亡人数以令人胆寒的速度提升着。火枪尽管仍然不及长弓,却比十字弩要强,穿甲能力更是十分优秀。而欧洲战争在此时已经变成了一个吞噬人力的巨大黑洞,任何国家都需要能够在短时间内获得作战部队的手段。训练一名长弓手需要几年,训练一名火枪手大概只需要一个下午。相较之下,即便像英国那样的国家也无法长时间的为战争输送足够的技术人才了。且当时的火器虽然还略显简陋,绝大多数指挥官们也都能意识到其将来的发展空间还相当的大。在这样的重庆时时彩助赢软件背景之下,尽管长弓还在一个世纪左右的时间内与火枪同场竞技过,其消亡趋势却也无法挽回了。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克雷西会战中法国是怎么溃败的?是因为英格兰长弓吗

  以下是克雷西会战过程。英军和法军在克雷西相遇,英国的兵力大大弱于法国。在这场战役中,英国步兵是联合兵种中的主要作战力量,发挥出色,打破了重骑兵不可战胜的神话。与法军相比,英军拥有更加优秀的队形。英军的紫衫长弓可以打断重装骑士的冲锋阵型,让对方陷入混战。

  英国指挥官把英军平均分成了三部分,让大部分英国骑士下马作战,排成6-8列紧密队形。下午四点开战,法国的热那亚弩兵率先发动进攻。这些弩兵不是正规军,远不是英国长弓兵的对手。而且法军还有一个弱点,他并是在逆光的情况下发动射击。相比之下,英军的作战有效地多。长弓用牢固的紫杉木做成,在威力和地形上占据优势。几番射击后,法国弩兵损失惨重。

image.png

  法军第二阵地的矛兵也是临时组建而成, 看见这样的阵仗当即傻眼,与逃跑的弩兵冲撞在一起。英国长弓手依靠密集的阵型将法军个个射杀。法国国王让骑士开始冲锋。尽管装备优良,但是骑兵在冲锋时防御能力较弱,死在了英国的长弓箭下。法国的轻骑士与逃窜的矛兵撞在一起,未冲到英军阵地。

  法国的重骑士都是战斗力高强的精英,他们能够冲到了英军面前。但英军有着重装步兵和长矛兵,尽管法国骑兵冲到了英军面前,但没有地形的优势以及逆光的影响,法国骑兵都被刺成了肉酱。法军的十六次冲锋都被英军打退,法国国王负伤撤兵。这就是克雷西会战过程。

  克雷西会战结果是由英军取得了最后的胜利。英军阵亡了两名骑士,四十名长弓手,一百多名步兵。法军阵亡了十一位贵族,一千五百余名武士,五千余名重骑兵和一万步兵。在克雷西会战中,英军以少胜多。英军的长弓在战役中发挥了重要作用。自此之后欧洲开始训练长弓兵。

  在威尔士亲王回营后,国王拥抱他,赞叹他,并表示他不愧是帝国之子。克雷西战役开始于下午三点,晚上才结束。克雷西地区多雾,英国人发现许多敌人都在雾色中迷了路,之后用计将法国人引入埋伏。英国人将得到的法国军旗挂在高地上,所有被假旗欺骗的法国人都被杀害,没有留下一个活口。

image.png

  英国人为这样的屠杀做辩护,说以前法国国王也对英军下过类似的命令。但当时真实的原因是很可能当时英国人不愿意受到战俘的拖累。据估计,战役一天和随后的一天,共有一千二百名法国骑士、一千四百名绅士、四千名士、三万名低等级士卒殒命。许多法兰西大贵族也战死沙场。波西米亚国王和马略卡国王也没有逃脱厄运。相比法国人的损失,英国人可以用微不足道来形容。英军只有少数士兵伤亡,这充分证明了爱德华的部署多么精妙。克雷西战役带给了法国全方位的溃败。

  在战役后期,法国的骑士精神让人动容。在几个小时的时间里,法军一直在尝试进攻。直到深夜,法国的十六次进攻全部被英军打退。法国国王带着七零八落的部队明白已经不可能挽回败局了。这就是克雷西会战结果。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结语

在天亮后英军对自己造成的的景象毛骨悚然。在他们的山坡下躺着无数的法军尸体。其单位已经不能用“具”来衡量只有用“片”才能加以计算。在山下的尸体中有1524位勋爵和骑士、约15000名左右的骑兵、十字弩兵和步兵的尸体。同时还有成千上万匹的马做了陪葬。而英军则伤亡约两百人。其中阵亡的仅有2名骑士、40名重骑兵和长弓手、100左右的威尔士步兵。

相关新闻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