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拿大战役

"

北美独立战争期间,为了防止英军利用加拿大这个战略基地,也为了扩大北美反英阵线,把加拿大变为抗击英军的"第14个殖民地州",大陆会议决定派遣菲利普·斯凯勒(后由理查德·蒙哥马利代替)和本尼迪克特·阿诺德率军分东西两路远征加拿大。

加拿大战役

加拿大战役,美国,加拿大

北美独立战争:只是一场新旧奴隶主的博弈

  国朝知识人熟悉这样一个美国独立建国的神话:一群在旧大陆受到迫害、走投无路的清教徒,坐着船到新大陆上寻找他们的乐土。他们在北美建立了殖民地并推行"孤立主义"的路线,不想干涉他人,只希望他人"leave me alone" ("别理我")。然而宗主国英国仍然步步紧逼,征收重税却不给政治代表权。最终,迫于无奈之下,他们揭竿而起,宣布独立,并战胜了宗主国的军队,获得自由,并共同建构了一个优良秩序。

  这个"官逼民反"的故事中每一句话都有虚构的成分。有两本书将有助于我们认识这些虚构,一本是美国新保守派的代表人物罗伯特·卡根(Robert Kagan)所作的《危险的国家》,另一本是大英帝国主义的辩护者尼尔·弗格森(Niall Ferguson)所作的《帝国》。这两位作者都是货真价实的"帝国主义者",卡根试图追溯美国的扩张主义传统,以便为当下的扩张主义张目,弗格森则试图 突破当代世界的反殖民主义主流共识,为大英帝国论功摆好,他们的直接意图并不是要破除美国独立建国神话,但在追求其他意图的同时,他们发掘的一些史料,却有助于我们重新认识美国诞生的历程。

  到北美的人都是因为受了宗教迫害,从而希望到新大陆上建立"山巅之城"吗?卡根说,没那么简单。一小部分人当然是如此,但新大陆的发财机会迅速冲淡了清教 的宗教乌托邦。更何况,在清教徒抵达新英格兰以前就建立起来的弗吉尼亚和其他沿切萨皮克湾两岸的定居点,殖民的动机一开始就是高度物质主义的。

  北美殖民者遵循"孤立主义"路线吗?卡根指出,北美殖民者一开始就是贪婪的,充满扩张主义精神的。无论是弗吉尼亚公司(the Virginia Company)及其"探险家"定居的切萨皮克湾地区,还是马萨诸塞湾殖民地,建立不久就向内地扩张,对印第安人的屠杀持续进行。殖民者不仅是追求安全,而且将自己视为英国文明的先锋,认为自己是在领导人类走向未来。

  北美独立真的是在英国重压之下活不下去的反抗之举吗?卡根和弗格森都说 " No "。

  在《危险的国家》中,卡根用很大篇幅描绘了北美独立之前的英法七年战争,他指出,英国很大程度上是被北美殖民者们"拖入"与法国的战争的,原因是殖民地的 大财主们一直想借助英国的军队来打垮法国人,以进占富饶的俄亥俄河谷。早在18世纪40年代末,弗吉尼亚的精英们就开办了两家殖民公司,以获取俄亥俄河谷 为目标。华盛顿杰斐逊、富兰克林等美国国父都参与了俄亥俄河谷的土地投机。1749年,乔治二世将俄亥俄河谷50万英亩的土地批给了俄亥俄公司。而当时 的俄亥俄河谷并非只有英国殖民者,还有法国定居者以及印第安人。在1713年签订的《乌德勒支条约》(Treaty of Utrecht)中,英国同意与法国在北美并存,而且在英法不同的殖民地之间建立了一个印第安人"缓冲区"。但英国的北美殖民者对此非常不满,不断在缓冲 地带挑起与印第安人的冲突,干扰英法两国的和平局面。而人口的对比也日益不利于法国人。1754年,在北美地区总共有7万法国殖民者,而英国殖民者已经达 到了150万人。法国人不得不加强防备,阻止英国殖民者的扩张。

  在这种形势之下,富兰克林和其他北美殖民地领导人频频前往伦敦,游说议会对法国出兵,以夺取法国的北美殖民地。18世纪40年代末到50年代初,英国公众 舆论也变得日益好战,因此来自北美殖民者的游说也逐渐得到了议会的正面回应。1754年,弗吉尼亚民兵上校乔治·华盛顿在前往俄亥俄河的分岔口的路上袭击 了一支由法国人和印第安人组成的小部队,打响了英法两大帝国在北美新的争霸战的第一枪。大英帝国派出军队,耗费重金,在北美占领了法属加拿大地区。战争的 费用,大部分还是英国自己承担了的。

  然而围绕如何"善后",英国内部却发生了一场争论。著名英国政治家埃德蒙·伯克(EdmundBurke)的兄弟威廉·伯克(William Burke)主张将加拿大还给法国,他指责英国的北美殖民者侵略成性,对土地贪得无厌,担心大英帝国扩张过度,引起法国的仇恨。同时,他认为北美殖民者一 旦翅膀长硬,就会脱离伦敦的控制。因此,用法国人来牵制北美殖民者,不失为良策。而北美扩张主义的代表富兰克林大力驳斥威廉· 伯克,认为扩张主义有利于大英帝国。最终,威廉·伯克的主张没有得到议会接受。英国没有向法国归还加拿大。但对北美殖民者的扩张野心,英国政府不是毫无防 范。英国政府颁布了领土扩张禁令,让北美殖民者再次与他们垂涎的俄亥俄河谷无缘。

  既然伦敦出兵帮其北美殖民地子民们取得了法国人占据的土地,那么,在伦敦的帝国政府部长看来,让北美殖民地出点血是应该的。于是,英国对北美殖民地课以若 干赋税,但遭到北美殖民地的抵制。为了论证抗税的合理性,以富兰克林等为代表的殖民地精英们论证,北美殖民地在英法七年战争中是被动地卷入的,全然忽略掉 他们自己之前对伦敦的主动游说。殖民地精英们也搬出了"无代表、不纳税"这样的说辞,但实际上他们对派出代表去伦敦议会并没有实质兴趣。如果从有先见之明 的威廉· 伯克的角度来看,北美殖民者的表现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他们得到大英帝国的好处之后,翅膀长硬了,要单飞了。我们可以从当时的经济数据上看北美的实力。在 革命前夕,美国人的生活水平高于任何欧洲国家,其经济增长大部分来自生产和销售,全都在殖民地市场内部解决,根本不需要依赖对英格兰与欧洲的出口销售。美 国人口每25年就增加1 倍,其增长率远远超过欧洲任何一个国家。这种实力的增长,让北美殖民地逐渐藐视他们的宗主国。而七年战争之后英国政府颁布的领土扩张禁令,更是引发了他们 巨大的怨恨。

  北美殖民地头上的税负重吗?弗格森说,根本不是。1763年,英国人均缴纳税收26先令,而马萨诸塞的纳税人只缴纳1先令,同时北美殖民者从总体上比他们 的英国本土同胞更富裕。英国政府在税收问题上也不是那么一意孤行。1765年英国议会提出《印花税案》,总额不到11万英镑,遭到北美抵制,次年取消。之 后达成的协议是英国只在对外贸易中征税,国内交易中不征税。两年以后,新的财政部长尝试开增一些新的海关关税,但作为交换,英国政府将茶叶的关税从每磅一 先令降到了3便士。1770年,这些新增的关税又被废除,而降低了的茶叶关税维持在每磅3便士。而令人啼笑皆非的是,教科书中津津乐道的"波士顿倾茶事 件"却是因为关税降低而非增加而起。这次倾茶事件的发起者并不是消费者,而是波士顿富裕的茶叶走私者。他们之所以倾倒茶叶,是因为英国政府将茶税从每磅一 先令降到了3便士,导致他们没法从倒卖茶叶中牟利!教科书将"波士顿倾茶事件"包装成为对大英帝国过重赋税的抗议,可谓颠倒黑白。

  由此看来,北美独立革命实际上是"翅膀长硬了"的富人发动的革命,而不是生活不下去的穷人的造反。这个结论其实并不意外。"屌丝"们往往是活不下去才造 反,但"高富帅"造反根本用不着到活不下去的地步,他们手头掌握了许多独立的资源,自我期许很高,只要期望受挫,就可以引发革命。

  既然这是场"富人革命",富人们到底要什么呢?他们真的对派出代表去伦敦有兴趣吗?非也。北美的富人们翅膀已经长硬了,他们希望自己的议会获得与英国议会 平起平坐的地位。当然,这不意味着他们要彻底脱离大英帝国,实际上,他们能接受奉英王为共主的邦联式解决方案。但伦敦显然无法接受这群子民的狂傲,于是战 争爆发了。

...查看更多

加拿大战役什么时候发生的?结果怎样

  北美独立战争期间,为了防止英军利用加拿大这个战略基地,也为了扩大北美反英阵线,把加拿大变为抗击英军的"第14个殖民地州",大陆会议决定派遣菲利普·斯凯勒(后由理查德·蒙哥马利代替)和本尼迪克特·阿诺德率军分东西两路远征加拿大。

blob.png

  西路1000余人在菲利普·斯凯勒率领下,于1775年8月从提康德罗加北上,在里奇留河包围了圣约翰斯。蒙哥马利取代生病的斯凯勒指挥部队,11月2日夺取圣约翰斯,该地英国600名守军投降。蒙哥马利乘胜进军蒙特利尔,11月13日占领了这座加拿大重镇。东路1100余名志愿者于9月12日离开坎布里奇,穿越缅因地区冰雪覆盖的荒原,直捣魁北克。11月8日远征队到达魁北克对面的圣劳伦斯河,仅余600余人。12月3日,蒙哥马利率300余人从蒙特利尔赶来与阿诺德会合,由蒙哥马利统一指挥。远征军冒着暴风雪攻打魁北克,但为英国加拿大总督盖伊·卡尔顿率领的1800名守军彻底击溃。蒙哥马利阵亡,阿诺德受伤,900名远征军损失约400人(伤亡100人,被俘300人)。这次远征虽然遭到了失败,但在一定程度上牵制了英军,迫使英军将半数兵力布防于加拿大,从而减轻了英军对大陆军的压力。

blob.png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加拿大战役中的指挥官——菲利普·斯凯勒

  菲利普·斯凯勒Philip John Schuyler (1733年11月11日-1804年11月18日)美国军人,政治领袖、大陆会议代表,出身于纽约名门。

blob.png

  法国印第安人战争中(1755-1760)升任少校,战后赴英格兰谈判殖民地战争赔偿问题,1768-1775年出任纽约州众议员,第二次大陆会议(1775-1777)代表,1775年美国独立战争爆发时被任命为大陆军四少将之一,他曾指挥北方战线,组织对加拿大的入侵准备,两年后在孔泰德罗加堡战役中败北,1778年应他本人要求进行军事法庭审判,但被宣判无罪,次年辞去军职,1778-1780年再度担任大陆会议代表,后任纽约州参议员,(1780-1784,1786-1890),积极支持美国宪法,是纽约州第一批两名美国联邦参议员之一(1789-1791),1791年竞选连任败给了阿伦·伯尔,重新任州参议员。他的唯一的女儿嫁给了美国第一任财长亚历山大·汉密尔顿。

blob.png

  美国独立战争(英语:American Revolutionary War,1775年—1783年),或称美国革命战争,是大英帝国和其北美十三州殖民地的革命者,以及几个欧洲强国之间的一场战争。这场战争主要是始于为了对抗英国的经济政策,但后来却因为法国加入战争对抗英国,而使战争的范围远远超过了英属北美之外。

  由于英国对殖民地的剥削,同时由于北美殖民地经济的发展,为了对抗英国的经济政策,导致了北美人民的抗争。始于1775年4月的莱克星顿,1776年7月4日大陆会议通过了由托马斯·杰斐逊执笔起草的《独立宣言》,宣告了美国的诞生。

  在战争中,英国能够利用他们在海军上的优势以占领殖民地的临海城市,但如何控制乡村地区却使他们困惑。经过北美人民的艰苦抗争,终于在1783年9月3日英美签订《巴黎和约》,英国承认美国独立。美国独立战争结束了英国的殖民统治,实现了国家的独立,确立了比较民主的资产阶级政治体制,有利于美国资本主义的发展,对以后欧洲和拉丁美洲的革命起到了推动作用。这场战争同时也为了日后加拿大的建立做准备。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加拿大战役重要指挥官——本尼迪克特·阿诺德

  本尼迪克特·阿诺德(Benedict Arnold V,1741年1月14日-1801年6月14日),美国独立战争时期将军,曾先后效力于大陆军和大英帝国。出生在康涅狄格州诺威奇,逝世在英国伦敦。

blob.png

  贝内迪克特·阿诺德(英语:Benedict Arnold,1741年1月14日-1801年6月14日),又译作本尼迪克特·阿诺德,是美国独立战争时期的重要军官。阿诺德起初为革命派作战,并且屡立战功,后来却变节投靠英国。这使他在美国仍是极具争议的人物。

  阿诺德生于1741年康涅狄格殖民地诺威奇。由于家道中落,阿诺德年纪尚轻便要出外谋生。1757年法国印第安人战争爆发,阿诺德曾短暂加入英国民兵一方,后来在西印度群岛及魁北克省一带从事海路贸易,因而致富。

  1760年代,北美殖民地因英国通过《食糖法令》及《印花税法令》,而陷入贸易困难,阿诺德亦不能幸免。故此当列星顿和康科德战役爆发后,阿诺德便志愿加入革命民兵,并率先在攻占提康德罗加堡建功。后来阿诺德又带兵远征魁北克,虽然在魁北克战役失败,却仍能守住提康德罗加堡,掩护了大陆军的侧翼。1777年萨拉托加战役爆发,阿诺德更指挥了两次萨拉托加之战,最终迫使约翰·伯戈因投降。

  不过到1778年,阿诺德却开始对革命失望。当时大陆会议为免大陆军总司令华盛顿权力过大,经常任命有名无实的望族出任将军,出身寒微的阿诺德便屡屡不得志。早在攻占提康德罗加堡后,阿诺德虽以个人财产补贴民兵战争开支,又在前线亲自作战,却不获任命为远征加拿大的指挥官。萨拉托加战役前夕,阿诺德几乎被议会略过晋升少将,是华盛顿坚持下才得以晋升,但仍然要服从于较早晋升的少将名下。萨拉托加战役中阿诺德再次立下显赫战功,华盛顿得知阿诺德的左腿再次受伤并成了残疾,1778年5月,华盛顿任命阿诺德为费城军区司令,但阿诺德仍遭到费城的政治名流排斥,而其个人生活风格也开始引起更多人不满,特别是阿诺德在费城迎娶了一位效忠派商人的女儿。这使大陆议会先以管理费城不当为由而予以审判,然后宾夕法尼亚州议会主席又要求召开军事法庭,审信阿诺德有否行为失当,更迫使华盛顿不情愿地公开向阿诺德发表斥责信。结果阿诺德被大陆议会审判后不久,便开始向英军接触,为北美英军总司令亨利·克林顿提供大陆军情报。

  1780年阿诺德被军法审判后,一度辞去所有大陆军军职,但后来再获华盛顿任命为西点要塞的指挥官。阿诺德故意削弱该处防御,并协议将整座哈德逊河重镇出售给亨利·克林顿。就在计划即将成功之际,阿诺德与克林顿之间的信差约翰·安得雷少校(Major John André)被大陆军截获,并辗转送到华盛顿手上,其变节因此曝光。阿诺德侥幸避过捕兵,后来加入英军,并获任命为准将。稍后阿诺德曾参与两场美国独立战争战事,于战后在新不伦瑞克及伦敦从商,最后于1801年逝世。

  由于阿诺德中途变节,使他在美国及英国都名誉不佳,而且仍然备受争议。美国纪念独立战争的纪念碑经常刻意隐去其名不提,例如萨拉托加国家重庆时时彩助赢软件公园的长靴纪念碑。

blob.png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结语

这次远征虽然遭到了失败,但在一定程度上牵制了英军,迫使英军将半数兵力布防于加拿大,从而减轻了英军对大陆军的压力。

相关新闻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