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长岛战役

"

长岛战役是1776年8月27日,乔治.华盛顿指挥下的大陆军与威廉.豪子爵指挥下的英军为争夺纽约控制权展开的一场战役。它是美国独立战争中的一次重要战役,也是美国宣布独立后的第一次大规模战役。长岛战役是纽约与新泽西战役的开端,以英军胜利并成功占领纽约告终。在部队部署与战斗方面,这是整场战争中最大的一次战役。

长岛战役

长岛战役——英军为争夺纽约控制权展开的一场战役

美国第一任总统:总统乔治·华盛顿生平简介

  华盛顿档案:

  姓名:乔治·华盛顿

  英文名:George Washington尊称:美国国父,美国之父

  出身:种植园主

  学历:毕业于威廉玛丽学院

  军衔:六星上将(1976年美国第38任总统杰拉尔德·福特以资深美国官员象征的理由授予其特级上将荣誉,另一说是六星上将军衔,原来General of the Armies 设立之初是要授予他的不过他没有接受)、联邦大元帅

  墓地:在弗吉尼亚温恩山的自家墓园

  所属政党:无(美国重庆时时彩助赢软件上迄今为止唯一的一位无党派总统)

  资产来源:遗产继承、种植园收入

  职务:大陆军总司令和美国总统(总统任期:1789年04月30日——1793年03月04日;1793年03月04日——1797年03月04日)[6]

  夫人:玛莎·丹德里奇

  乔治·华盛顿1732年生于美国弗吉尼亚的威克弗尔德庄园。他是一位富有的种植园主之子,20岁时继承了一笔可观的财产。1753年到1758年期间华盛顿在军中服役,积极参加了英法在东海岸的战争,从而获得了军事经验和威望;1758年解甲回到弗吉尼亚,不久便与一位带有两个孩子的富孀——玛莎·丹德利居·卡斯蒂斯结了婚(他没有亲生子女)。

  乔治·华盛顿是美国首任总统(1789-1797),美国独立战争大陆军总司令。他毕生未进大学学习,但注意自学,使自己具备了突出的才干。早年当过土地测量员。1752年,成为维农山庄园的主人。曾参加七年战争,获中校和上校衔,积累了军事指挥的经验。1758年当选为弗吉尼亚议员。翌年与富孀M.D.卡斯蒂斯结婚,获得大批奴隶和60.75平方千米土地,成为弗吉尼亚最大的种植园主。在经营农场、手工作坊的过程中,华盛顿饱尝了英国殖民当局限制、盘剥之苦。

...查看更多

长岛战役发生的原因 长岛战役爆发之前的美国做了什么

  长岛战役是1776年8月27日,乔治.华盛顿指挥下的大陆军与威廉.豪子爵指挥下的英军为争夺纽约控制权展开的一场战役。它是美国独立战争中的一次重要战役,也是美国宣布独立后的第一次大规模战役。长岛战役是纽约与新泽西战役的开端,以英军胜利并成功占领纽约告终。在部队部署与战斗方面,这是整场战争中最大的一次战役。

image.png

  长岛登陆

  各方面传来的消息都使华盛顿有理由担心,敌人的意图可能是要派一部分部队在长岛登陆,设法夺取俯瞰纽约的布鲁克林高地,同时派另一部分部队,像希思将军所说的那样,在纽约北面登陆。因此,毫无经验的美军需要保卫许多互不相连、彼此相距很远的据点以及这些据点之间的广大区域,抗击一支纪律良好、拥有水陆作战的一切便利条件的优势军队。

  格林将军率领一支有力部队驻扎在布鲁克林。他已经察看了长岛上从赫尔门到纳罗斯海峡的所有地点,并据此制订了防御计划。他的军队正在按照他的设计努力修筑工事。这些工事距布鲁克林镇约一英里,面对着长岛的内地。英军很有可能从那里发动陆上进攻。布鲁克林在纽约正对面。在那个地方,通常叫做东河的那条海峡约有四分之三英里宽,河水湍急汹涌。布鲁克林镇坐落在北边的沃拉鲍特湾和南边的戈瓦纳斯湾两个深水湾形成的半岛状和狭长地带。一道由堑壕和坚强的堡垒组成的防线,从沃拉鲍特湾起,穿过半岛的狭隘部分,一直伸展到一个沼泽地和一条注入戈瓦纳斯湾的小河河边。为了保护这些工事的后方不受敌舰的侵犯。在半岛西南角的红角建立了一个炮台,并在几乎正对面的总督岛建了一个碉堡。

  在这道堑壕和堡垒组成的防线前面约两英里半的地方,有一条树木茂密的山脉由西南伸向东北,形成横贯这个岛屿的一道天然屏障。有三条道路穿过这条山脉。一条在工事的左边,向东伸展通到贝德福,然后经过一个隘口穿越贝德福丘陵通到贾门卡镇。另一条在中间,道路笔直通过森林密布的高地通到弗拉特布什。第三条在防线的右侧,沿着戈瓦纳斯湾一直通到纳罗斯海峡和格雷夫"森德湾。

  占领这条山脉和保护它的各条通道的规划本来是格林将军制订的,但是,不幸,就在他苦心操劳的时候,他发起高烧来,卧床不起,只好由刚刚从香普兰湖返回的沙利文将军代行指挥任务。

image.png

  修筑战壕

  华盛顿看出,要防止敌人在长岛登陆是不可能的,因为长岛地域广,许多地方便于登陆,而美国的工事又修筑在和纽约遥遥相对地段。他写信给大陆会议主席说,"可是,我们将尽量设法对他们进行骚扰,我们也只能如此。"

  华盛顿担心敌人企图以急行军偷袭布鲁克林的防线。他立即派了六个营援军前去。他最多也只能抽六个营前去增援,因为随着下一次涨潮,敌人军舰很有可能把剩下的陆军运来,进攻纽约市。然而他还是命令另外五个营作好准备,在必要时前去增援。他勉励前往布鲁克林的军队说:"要冷静,但要坚定。不要老远就开火,要等待军官的命令。将军的明确命令是:如果有人逃避职责,躺倒不干,或是擅自退却,就立即枪毙,以儆效尤。"

  这些可怜的弟兄大多数是初次上疆场。华盛顿对他们作了公正的评论。他说,"他们出发时都是高高兴兴的",所有士兵也都是高高兴兴的。"

  有九千名敌军带着四十门大炮登上岸来,亨利。克林顿爵士担负主要指挥职责。他率领着第一梯队。和他在一起的军官有康沃利斯伯爵、珀西伯爵、格兰特将军和威廉。厄斯金爵士将军。我们前面说过,在他们的船只靠近海岸的时候,率领步枪团驻在附近的汉德上校退到了树林密茂的山岭,在居高临下控制着通向弗拉特布什的中央大路的一个高地上据守。由于敌人登陆时没有遇到抵抗,他们便分兵两路。康沃利斯勋爵率领后备队去弗拉特布什,其余的军队部署在从纳罗斯海峡的渡口起,经尤特勤克特和格雷夫森德,直到弗拉特兰镇一线。

  突破布鲁克林

  康沃利斯勋爵率领的两营轻步兵,多诺普上校的黑森军以及六门野炮迅速向前挺进,企图夺取通过山脉的中央通道。他发现汉德和他的步枪团准备进行有力的抵抗,便停止前进,因为他事先奉有命令:如果对方占领了这条道路,就不要冒险发动进攻。于是他们就在弗拉特布什镇扎营过夜。

  敌人的目的显然是突破布鲁克林的防线,占据高地。如果他们的意图得逞,纽约就要听凭他们摆布了。纽约居民的惊慌和焦虑继续有增无减。有办法的人大多数都搬到乡下去了。

  二十四日,华盛顿渡河来到布鲁克林,视察防线,观察附近形势。他在这次视察中深深感到,格林将军不在场,实在叫人遗憾,因为没有人来说明他的计划和指明各个地点。

  美军的前沿据点都在林木茂盛的山中。汉德上校率领他的步枪团监视着中央通道,同时在这条道路前面已经筑起了一个坚强的堡垒,以阻止敌人从弗拉特布什推进,另一条道路由弗拉特布什通到贝德福。敌人可能经由这条道路迂回到布鲁克林的工事的左侧。有两个团防守这条道路。一个团由威廉斯上校指挥,驻在山岭的北面,另一个团是迈尔斯上校指挥的宾夕法尼亚步枪团,驻在山岭的南面。敌人则部署在一系列山岭那边的乡间。

image.png

  到那时为止,除了前哨阵地之间的小接触和零星的射击以外,还没有发生任何战斗。华盛顿看到部队中普遍存在着杂乱无章的混乱现象,内心深感不安。

  因此,华盛顿一回到纽约,就把长岛的指挥权交给普特南将军,不过他在指示信中提醒普特南要把军官们召集到一起,责成他们杜绝他在军队中看到的无组织无纪律的现象。他还指示,要在军营周围建立防线,在地形最有利的地方修筑工事。要在防线上派兵守卫,由一名当班的准将经常检查,监督命令的执行,校级军官要到各处查岗查哨,报告卫兵执勤情况。任何人没有特别许可证不得越过防线。同时,由适当的军官率领并经过正式批准,可以派出游击队和侦察队出击,以袭扰敌人并防止他们掳走乡村人民的马匹和牛。

  华盛顿还要普特南特别注意美军防御工事和敌人营地之间的树本密茂的山岭。穿过山岭的几条道路要布设鹿寨,并派最精锐的军队防守。这支军队应当不顾任何危险阻止敌军靠近。民兵没有受到多少训练,也没有多少经验,可以守卫内地的工事。

  在这段时间里,敌人不断地在长岛上增加兵力。二十五日,德海斯特中将指挥的两个黑森旅被调离斯塔腾岛。这一调动没有逃过华盛顿警惕的眼睛。他借助望远镜注意到,不时有人把斯塔腾岛上的帐篷拆掉,把营地的一部分设施拆除,同时一艘接一艘的军舰起锚驶向纳罗斯海峡。

  这时,他断定,敌人即将用主力发动进攻,夺取布鲁克林高地。为此,他增派了援军,其中有约翰。哈斯利特上校指挥的装备精良、纪律严明的特拉华团。他把这个团拨归斯拉林勋爵的旅。这个团主要由南方士兵组成,驻扎在防线外面。军容齐整,军纪严明。华盛顿对这支部队特别满意。

  二十九日,他在副官长里德陪同下,过河到布鲁克林去。敌军调动频繁,人数明显增加了。事实上,德海斯特将军已经带着黑森部队到达费拉特布什,担任了中路指挥官。同时,率领右翼部队的亨利。克林顿爵士退到了弗拉特兰,正好位于德海斯特的右侧后方,格兰特将军指挥的左翼则伸展到格雷夫森德湾的登陆地点。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长岛战役的结果是什么? 长岛战役的影响

  英军夜行牙买加山道

  1776年8月26日晚上,英国的包抄部队开始在漆黑中缓缓行军,完全依靠3名效忠派农夫在前方带路。8月27日凌晨2时,先锋部队抵达牙买加山道入口,并且强行征召了一座旅馆的父子充当向导。约莫10分钟后,英军遭遇了美军的5名哨兵,但美军却误以为是友方军队,而径自前来会合,结果被英军俘虏。克林顿加以盘问5人后,确定前路并无美军防守,安心向前行军。

  由于牙买加山道狭窄,后方的英军经常要停下为火炮及物资车队开路,花费不少时间体力。到日出时分,克林顿的轻步兵抵达贝福德镇外围,并在长草地伏下休息,等待何奥的部队追上。驻守贝福德山道的迈尔斯,曾经派军攻打何奥的后卫,但很快就被击溃,迈尔斯也遭到俘虏。残余美军后来辗转逃回布鲁克林。

  上午9时,克林顿下令两门重型火炮开火,发出两响信号炮声,然后下令包抄部队推进。华盛顿在上午9时也得悉英军的目标是在长岛,由曼哈顿派出更多援军,并在布鲁克林山地上观战。

image.png

  西面佯攻

  战斗山之战

  格兰特本应在日出后攻打高旺努斯山道,但他在半夜临时决定发动佯攻。当何奥等人仍在翻越牙买加山道时,格兰特在27日半夜派出300名步兵,打算滋扰美军阵地。这批步兵在高旺努斯山道前遭遇少量美军守兵,并且在短时间内将之击溃。

  普特南在半夜3时得悉格兰特发动进攻,慌忙赶到高旺努斯山道,命令斯特灵勋爵带兵迎击。斯特灵勋爵的1,600人向前移动不久,便看到英军步兵列阵而来,双方以火炮及火枪互相攻击,并在战斗山一地激战连场。由于美军到日出后仍能抵挡英国攻势,且误以为英军已经派出全部军队,一度相信胜利已经在望。

  正面攻击

  富莱布什山道之战

  另一方面,海斯特在日出前已开始炮击沙利文的防线,但一直没有推进。由于西面的战斗山正在激战,沙利文调走部分守兵前往支援,令到中央的防御更加薄弱。上午9时,沙利文猛然听到左翼的贝福德传来炮声,然后看到海斯特的黑森佣兵即时向前推进,才发现自己已经遭到包围。

  虽然美军拥有地形优势,使到正面及包抄的英军俱有多人死伤,但毕竟寡不敌众。海斯特的黑森士兵装上长刺刀后,向美军驻守的山丘冲锋,使没有刺刀的美军死伤惨重。无法逃走的士兵几乎全数向黑森士兵投降,而逃走的士兵则遭到克林顿的英军从侧翼射击。沙利文下令美军突围撤退,并亲自到前线监督,成功协助数百人逃出英军包围网。不过沙利文自己却因此被英军俘虏。当时已经为上午10时。

  西面攻击

  科特柳大宅之战与“马里兰州四百死士”

  斯特灵勋爵带领“马里兰州四百死士”拖延英军。绘于1858年。

  当沙利文的军队溃退之时,西面的斯特灵勋爵却毫不知情。美军仍然守住格兰特的攻势,而且格兰特的阵列更稍为退后。事实上格兰特正等待海路而来的2,000名皇家海军陆战队增援,以及海斯特的黑森士兵从右面包抄。

  上午11时,格兰特发动猛攻,并获得东面的黑森士兵援助,美军即时陷入危机。当斯特灵勋爵下令部队撤离高旺纳斯山地时,英军已经鱼贯涌上山路,而康沃利斯的包抄军队也堵塞了退路,只有布鲁克林与高旺纳斯之间一条狭窄湿地可以通行。

  眼见情势危机,斯特灵勋爵下令全军穿过湿地撤退,自己则与超过260名马里兰州士兵殿后。为拖延英军,斯特灵勋爵把步兵配置于科特柳大宅(今日布鲁克林区老石屋),然后六次向迫近的英军正面进攻,为身陷泥沼的美军争取时间。结果马里兰士兵几乎灭队而亡,共有256人在大宅前战死,只有10人在次日早上潜回布鲁克林。率先冲锋的斯特灵勋爵虽然生还,但又不想向英军投降,最后冲破包围的英军火网,向黑森士兵投降,其时为下午2时。这批马里兰士兵后来被尊称为“马里兰州四百死士”,并世代受到纪念。

  英军停美军撤

  1776年8月28日晚,美军带同伤兵、物资与武器,由布鲁克林撤回曼哈顿。英军在当晚风向改变后,并没有派军舰到东河封阻退路,使美军得以全部安全离开。

  1776年8月27日下午,布鲁克林高地外的美军已经溃退,但何奥却下令停止追击,令到士气大振的英军极度失望,以至何奥要多次重复指令。下午双方继续隔空开炮,但没有接战。何奥的决定后来备受非议,批评者多指英军乘胜追击可以扩大战果。然而何奥一直以邦克山战役的惨胜为戒,故此只下令士兵准备围城,包围狭窄的布鲁克林高地。克林顿后来向国会作证时,虽然同意美军可能会在追击落败,但也指出英军没有攻陷布鲁克林的必胜把握,而他自己也会下令停止追击。1776年8月28日,纽约市受风暴吹袭,刮起强烈东北风及暴雨,使何奥中将的军舰屡次无法进入东河,封阻美军的水上退路。

  至于美军方面,华盛顿在1776年8月28日早上仍未察觉到危险,下令曼哈顿增派更多军队到布鲁克林。幸好抵埗不久的汤马士·密夫林准将请缨到前线侦察,并收到英军将在晚上围攻布鲁克林的不实情报,随即劝告华盛顿撤退。

image.png

  1776年8月28日下午,华盛顿赶忙准备撤退。他先向身在布朗克斯的威廉·海夫少将送信,要他尽快征用所有可用船只,并在当晚驶到布鲁克林。下午4时,华盛顿召开军事会议,商讨撤退程序。会上密夫林再次请缨,由自己的宾夕法尼亚州步兵留守布鲁克林,尽力拖延英军的“夜袭”。为免影响士气,华盛顿下令士兵收拾全部物资,预备“夜袭”英军。

  晚上9时,美军的撤退行动开始,海夫征集的小船在漆黑中穿越汹涌的潮水,往返曼哈顿及布鲁克林的码头。美军虽然一直以秩序散乱见称,而且人数有近9,000人,但在撤退时却井然有序。所有士兵都遵从华盛顿的指令,全程保持安静。至于密夫林则在布鲁克林山地点起营火,迷惑英军。晚上11时,东北风戛然而止,但英军并没有在半夜派军舰北上,错失大好时机。

  1776年8月29日,美军再次受到幸运眷顾。首先,美军因船舰不足,撤退进度非常缓慢。然而破晓前夕,纽约市竟然升起浓雾,到日出之后仍然未有消散,为美军提供了必须的掩护。第二,密夫林虽然收到错误指令,一度将全军撤离布鲁克林,但英军竟然没有察觉。结果密夫林遇到华盛顿后,还有时间赶回布鲁克林高地防守。上午7时,最后一批美军亦安全撤走。

  后续影响

  1776年8月29日早上8时,浓雾逐渐散去,布鲁克林山地空无一人,正在围城的英军完全始料不及。格兰特、珀西伯爵、何奥及克林顿等人,更对美军巧妙的撤退大为赞赏。整体而言,英国的将军对胜果仍然满意,认为叛党经此大败,很快便会瓦解。克林顿虽然对何奥没有追击非常不满,但他自己也向家人写书,估计战争在年底前便会结束。其他军官则批评何奥没有在28日晚派军舰进入东河戒备,使美军可以连同物资全数逃走。

  至于美军方面,正如何奥等人所料,大陆军士气因长岛之败而严重受挫。纵然华盛顿在指挥撤退上表现出色,但在战术部署上却连番失误,受到不少军官质疑,部分士兵更乘机离去。最后,美军虽然成功撤回曼哈顿岛,但却陷入战略被动。何奥可以轻易发挥水上优势,由曼哈顿岛后方包抄,届时美军将无路可逃。这使华盛顿最终要放弃防守纽约,并承受其对美国革命的坏影响。

image.png

  华盛顿名声大震

  这次非凡的撤退,在悄然无声和迅捷神速两方面,堪与半夜在般克山建筑工事的奇迹相比美。这是独立战争中意义最重大的成就之一,使华盛顿名声大振。我们听说,华盛顿在军队安然摆脱危险处境以前的四十八小时里,几乎没有合过眼,而且大半时间是在马上度过的。可是,考虑到当时美军营地面临的种种风险和危险,考虑到帮助美军渡过难关的、显然带有偶然性的环境,也有很多人把这支爱国军队的安全撤退归功于天意。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美洲英军总司令——威廉.豪子爵,长岛战役中英军的指挥官

  威廉何奥,美国独立战争指挥官,官至美洲英军总司令。

image.png

  于1746年入伍,并经历了奥地利王位继承战争和七年战争的洗礼。1775年3月他被派往北美,于5月抵达,此时美国独立战争已经开始。豪带领英军在邦克山战役艰难取胜,并在同年9月从托马斯·盖奇手中接过英军总司令一职。他先后夺取纽约和费城,但1777年的战略失误导致伯戈因在萨拉托加兵败,法国也由此加入战争。

  1778年豪辞去总司令职务,回到英国。他在议会中从政多年,并于1776年被授爵。1779年兄长理查德去世之后,他继承豪子爵爵位。豪婚而无后代,1814年去世之后爵位断绝。

image.png

  长岛战役是1776年8月27日,乔治.华盛顿指挥下的大陆军与威廉.豪子爵指挥下的英军为争夺纽约控制权展开的一场战役。它是美国独立战争中的一次重要战役,也是美国宣布独立后的第一次大规模战役。长岛战役是纽约与新泽西战役的开端,以英军胜利并成功占领纽约告终。在部队部署与战斗方面,这是整场战争中最大的一次战役。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结语

长岛战役是美国独立战争中的一次重要战役,也是美国宣布独立后的第一次大规模战役。长岛战役是纽约与新泽西战役的开端,以英军胜利并成功占领纽约告终。在部队部署与战斗方面,这是整场战争中最大的一次战役。

相关新闻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