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是“奥赛罗”情节?了解了它你就知道《奥赛罗》为何会成为悲剧了

  奥赛罗综合症(Othello syndrome)又称为“病理性嫉妒综合症”。它是以怀疑配偶对自己不忠的一种以妒忌妄想为特征(中心症状)的精神疾病(精神科综合征)。

  患有这种疾病的人经常会感到不安全,喜欢怀疑自己的配偶,总怀疑自己的配偶对自己不忠,并强迫式地搜寻各种所谓的证据以证明自己的怀疑,甚至会采取盘问、跟踪、侦察、拷打等手段(这些是其主要表现出的症状)来证明自己的怀疑。

blob.png

  典型的病例见于病态人格者,个性固执多疑,家族中可能有类似而较轻的病人。好发年龄为30-40岁,患者以许多似是而非的证据试图证明其配偶另有新欢,但往往说不出具体的对象。症状可持续数年,可能发生攻击行为,甚至杀死配偶,犹如莎士比亚描述的奥赛罗Othello一样。

  奥赛罗悲剧,大多人认为是伊阿古的挑拨离间造成的,这固然不乏其合理性,但忽略了主人公的内心因素。按照哲学的内因与外因的辩证原理,笔者围绕着“奥赛罗的背景—自卑心理—信任危机”这条主线,着重从人的心理方面去探寻奥罗悲剧发生的根源。

  关键词:自卑心理 信任危机 种族歧视 等级观念

  莎士比亚笔下的奥赛罗是一位单纯而固执、坦荡无畏而又脆弱自卑的古典英雄,但却因听信谣言,而导致杀妻、自杀的悲剧。奥赛罗悲剧的成因一直是学者们关注的焦点,其中不乏有发人深省的深刻见解,有的认为应归因于伊阿古从中散播谣言,挑拨离间的陷害,有的认为归应因于奥赛罗的心胸狭窄和嫉妒,等等。

  本文着重从人的心理方面去剖析奥赛罗悲剧的根源。笔者认为从哲学上看,内因决定事物的本质和发展方向,而外因只能加速或延缓事物的发展。不可否认,狡诈的伊阿古对奥赛罗悲剧的发生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是奥赛罗悲剧的罪魁,但究其奥赛罗悲剧的根源,还要归因于奥赛罗自身,尤其是特定环境中的奥赛罗的病态心理。

blob.png

  一、奥赛罗悲剧的种族背景

  奥赛罗是摩尔人(事实上,在文艺复兴时期,“摩尔”一词是指肤色黝黑的人,黑人被称为黑摩尔人)后裔。而莎士比亚时代,是古代与近代转型的时期,种族歧视与偏见普遍存在,黑人在政治和精神上严重依附于白人,被视为劣等民族,是“下等人”、“野蛮人”,没有社会地位,不能享受民主和自由。例如,对他与苔丝得蒙娜的肤色差异,被伊阿古邪恶地叫成“老黑羊”与“小白羊”。这一铁烙的身份,也是奥赛罗病态心理形成的重要原因。剧本的一开始就表现了以苔丝狄蒙娜的父亲班勃拉旭位代表的整个社会对奥赛罗的歧视。班勃拉旭曾经痛骂洛特力戈,但当他得知苔丝狄蒙娜和奥赛罗的爱情时,他却痛悔没有让特洛力戈娶了苔丝狄蒙娜去。奥赛罗欢度新婚之夜时,适逢土耳其人大肆侵略威尼斯,威尼斯的元老和公爵们需要英勇的奥赛罗去抵御外敌的入侵,故不得不一时迁就了奥赛罗。这并不等于他们接纳了奥赛罗,一旦战事平息,他们将会解除奥赛罗的职权,这仅仅是因为奥赛罗是摩尔人。在白人心目中奥赛罗就是:“黑羊”“黑马”“黑鬼”。苔丝狄蒙娜和奥赛罗的结合是“美”与“黑”的结合,自然会“招来侮辱和诽谤”。所以,即使没有伊阿古,在种族歧视和等级观念的重重压迫下,奥赛罗的悲剧同样是不可避免的。奥赛罗具有自觉地面对种族歧视的心理痛苦和自我意识,因此,他切身的感受和体验到了种族歧视及其罪恶。在殖民主义政治经济文化的侵略下,以奥赛罗为代表的黑人民族无疑变成了劣等民族,变成了自我羞辱和灵魂痛苦挣扎的一族。他们为了获得白人的另眼相待,如奥赛罗挣脱自己劣等民族的枷锁而挤入上等社会,抹去自己与生俱来的黑色身份的耻辱。就在无意中对自己的肤色面貌产生憎恶,从而在灵与肉上都产生自卑与自毁的可悲境地。因此,[1]苔丝狄蒙娜代表的白人文化和奥赛罗代表的边缘文化之间的冲突就体现在他们的爱情上,所以奥赛罗的灵魂深处产生的无可排解的自卑情结和劣等民族的痛苦。这与当时的殖民主义种族和文化优越感有关,[2]佛朗茨·法农也非常明确的意识到,殖民主义是在种族和文化的优越感与文化霸权掠夺的掩盖下出现的。

  二、自卑心理

  黑人在面对种族歧视时,从内心上感到厌烦和恐惧,但因力量有限,却无力改变。为了获得白人的另眼看待,挣脱劣等民族的枷锁而挤入上等社会,奥赛罗作为摩尔人的后裔,其身份从[3]“雇佣兵队长”至威尼斯军中主帅,身份的改变使奥赛罗接受白人的思想和价值观,时间一长,无意中却对自己的肤色和面貌产生憎恨,自卑心理犹然而生。奥赛罗是位黑人,又是一位征战沙场,战功赫赫的将军,双重身份,使他的自卑脆弱始终深深的隐藏在心底,唯恐怕被人察觉,而影响自己的形象和荣誉。他的自卑是一种巨大光环之下的阴影,一种功成名就背后的苦涩,一种导致毁灭的心结。具体表现在以下几方面:

  (一)奥赛罗作为一位作战英勇,战功显赫,执掌帅印的将军,平时表现的威风八面、堂堂正正,而内心却异常焦虑和脆弱,不能拥有平和、从容的心态;对自己的出身背景、价值观念,虽有自信,但对自己是“异族”的威尼斯人始终耿耿于怀;行为举止看似独立特行、我行我素,实则对别人对自己的评价和反映特别敏感。因此,在长期的自卑心理的影响下,奥赛罗渐渐的变得不自信,怀疑自己在别人心中的形象,甚至怀疑自己用生命换来的荣誉和地位。从自卑产生怀疑,而怀疑又无意加重了自卑心理,由此恶性循环,直接导致了疑虑、紧张的加剧,使奥赛罗更加渴望回到用实力说话的战场上,逃避和平时期的生活。

  (二)奥赛罗迎娶苔丝狄蒙娜,则从另一方面折射出了其自卑脆弱的病态心理。苔丝狄蒙娜是一位美貌的白人贵族小姐,有着高贵的地位和身份,而奥赛罗则是一位天生的黑人武夫,经过多年征战沙场,功勋卓越,成为了效命威尼斯政府的一员勇将,拥有了一定的荣誉和地位。但威尼斯的元老们始终对他的黑人身份耿耿于怀,在威尼斯绅士洛特力戈眼中,奥赛罗就是一个“贪淫的粗野的摩尔根人”,是个“到处流浪,四处为家的异邦人”,而苔丝狄蒙娜的父亲勃拉班旭更是认为奥赛罗是个“丑恶的黑鬼”,更为可悲的是奥赛罗始终认为自己是白人主流社会的“异类”,在潜意识中一直坚信白人贵族除征沙场之外,都优越于自己,而自己的与众不同就是一种欠缺,在他的灵魂深处,对自己的肤色和身份产生了自卑情结。他非常渴望被白人另眼相看,渴望被主流社会接纳。

  因此,高贵、美貌的白人少女即苔丝狄蒙娜对他的选择和仰慕,在他眼中,就不仅仅是爱情那么单纯,而是代表着白人贵族们对自己的黑人身份和种族的认同,意味着对他“异邦”身份的接纳,更承载着他的荣誉和地位。奥赛罗虽有迎娶苔丝狄蒙娜的喜悦,但更多是婚后的疑虑和不安。因为奥赛罗的这桩婚姻,除了爱情,还带有很多的功利色彩。这是一桩以克服自卑为目的的婚姻,以满足单方面的自尊为条件的婚姻,苔丝狄蒙娜好像提供了一位安慰、抚平焦躁的母亲的角色。因此,当伊阿古污蔑苔丝狄蒙娜对他“不忠”,且奸夫就是他的心腹爱将凯西奥时,奥赛罗的自卑心理被再次点燃,内心再无法平静。此时,一些不和谐的声音在他耳边回旋,如伊阿古所说的,“凯西奥又漂亮,又年轻,凡是可以使无知妇女醉心的条件,他无一不备”,而这一切又是奥赛罗所不具备的;又如伊阿古挑拨离间的表述:“当初多少跟他同国族,同肤色,同阶级的人向她求婚,她都置之不理,这明明是违反常规的举动……可是原谅我,我不一定指着他说;虽然我恐怕她因为一时的孟浪跟随了你,也许后来会觉得你在各方面不能符合他自己国中的标准而懊悔她的错误的选择”,这些话可以说击中了奥赛罗内心深处的自卑情结,让他更加确定他的肤色和“异族”身份,是无法改变的事实,永远也不能被白人所接受。这次沉重的打击,让他陷入了绝望,心理严重扭曲,加速了奥赛罗悲剧的发生。

blob.png

  三、信任危机,即“疑心病”

  奥赛罗是个黑人,生活在种族歧视的环境中,他效命于威尼斯政府,长期征战沙场,不仅成为了一位英勇神武,立下赫赫战功的元帅,而且还娶了温柔美丽的白人小姐苔丝狄蒙娜。原本奥赛罗可能忘记了自己的肤色,认为自己已成为了“上等人”,但事实告诉他,自己始终也没有被白人贵族所认可。黑人的身份和残酷的现实,使奥赛罗内心自卑,精神空虚,非常沮丧和绝望。所有这一切,让奥赛罗丧失自信,得了“疑心病”,成为悲剧发生的重要原因之一。

  (一)缺少自信

  应该说,沙场才是奥赛罗的天堂。在战场上,他拥有信心和力量,能够主动出击,指挥得当,赢得一场又一场的胜利,成为名副其实的英雄。但和平环境中的奥赛罗却判若两人,整天疑神疑鬼,缺乏自信。一方面,他活在别人的世界里,用别人的标准来苛求自己,检验自己,根据他人的评价来作出自己的行为,毫无主见可言;另一方面,他活在虚荣的世界里,迷恋个人传奇经历的叙述,努力寻找忠实的听众,用语言塑造可以被人接受、赞美的形象。正如他怀疑妻子的忠诚那样,怀疑已得到手的荣誉和地位,怀疑自己在别人心中的形象,怀疑是否成为他人议论的焦点和笑柄。

  (二) 对爱人不信任

  正如上文所说,奥赛罗与与苔丝狄蒙娜的结合是带有很重的功利色彩的,爱上苔丝狄蒙娜是“为了她对我所抱的同情而爱她”,他也知道苔丝狄蒙娜爱他是为了“他所经历的种种患难而爱他”,除了这些,可以说奥赛罗对苔丝狄蒙娜所知甚少。他们俩的结合完全是“英雄美女式”的,根本就没有坚实的基础,缺乏了解和信任,经不起风浪的拍打。因此,当伊阿古说道苔丝狄蒙娜红杏出墙时,丧失自信的奥赛罗没有意识到这是个阴谋,而是产生了怀疑;当阴险狡诈的伊阿古说到“当初多少跟他同国族,同肤色,同阶级的人向她求婚,她都置之不理,这明明是违反常规的举动……”,“她当初跟你结婚,曾经骗过他的父亲”,“她这样小小的年纪,就有这边能耐,做得不漏一丝破绽,把她父亲的眼睛完全遮掩过去”,这些话是奥赛罗彻底相信妻子在外面有“奸情”,“奸夫”就是凯西奥,最终导致了杀妻、自杀的悲剧。

  奥赛罗对苔丝狄蒙娜的不信任,通过细致观察,有以下三方面的原因:

  1、思想上缺少沟通。奥赛罗自己说过“对于这一个广大的世界,我除了冲锋陷阵以外,几乎一无所知。”从这句话可以看出,奥赛罗是一位思想单纯、行为正直、处事公正的军事将领,上天赋予他的全部才华,他都毫无保留的用在军事上了,但当上天给他送来了美丽温柔贤淑的贵族少女苔丝狄蒙娜时,奥赛罗只是一味的满足苔丝狄蒙娜的物质要求,却忽视了他们之间的思想交流。他们之间本来就横着一条不可逾越的鸿沟:种族,肤色,出生。这些巨大的反差把他们分隔在两个完全不同的世界里,他们彼此心里都没有独立的爱情。这就更需要奥赛罗在精神上多多关心苔丝狄蒙娜,只有他们思想上融为一体他们的爱情才会固若金汤。如果奥赛罗在思想上完全信任了苔丝狄蒙娜,那他就根本不会听信伊阿古的谗言,导致悲剧的发生。

  2、忽略了呵护和关心。奥赛罗带着娇妻苔丝狄蒙娜来到塞浦路斯岛戍守边疆,奥赛罗每天的任务就是布置岗哨巡逻督察,在做这些事情的时候他好像忘记了家中妻子对他的翘首以待,他从来都不关心苔丝狄蒙娜今天干了些什么,明天又计划干什么,他也不知道苔丝狄蒙娜都有哪些朋友,平时都和谁在一块,他永远都是以自己的事业为中心。当伊阿古告诉奥赛罗他苔丝狄蒙娜和凯西奥有不正当关系时,奥赛罗这时才开始关注苔丝狄蒙娜的一言一行。当然,此时奥赛罗看见的都是伊阿古设计好的圈套,这位平时根本就不关心妻子言行的失职的丈夫一下子就坠入了万丈深渊,掉进了别人设置好的陷阱,被别人牵着鼻子走。可悲的是奥赛罗在错误的时间关注了苔丝狄蒙娜的言行。 奥赛罗对苔丝狄蒙娜一开始的不是关心而是疑心,这必然导致悲剧的发生。

  3 、语言交流的缺失。奥赛罗虽然思想单纯行为正直,但这种性格是需要一定的环境作为沃土的,在军营中拥有这种性格的奥赛罗是受人尊敬的,但离开了这片天地的奥赛罗来到了人际关系复杂的社会环境中时,他的单纯正直就成了鲁莽粗暴。当奥赛罗看见伊阿古在他面前吞吞吐吐欲说不说的样子时,奥赛罗却要究根问底,非得要伊阿古说个清楚讲个明白。但面对苔丝狄蒙娜时他却不给任何机会容许苔丝狄蒙娜有半句分辨。导致苔丝狄蒙娜至死都不明白自己是范了什么错误招致杀身之祸的。身为人夫的奥赛罗为什么宁愿听信一个外人的挑唆却不听自己妻子的半句辩白呢,奥赛罗如果听妻子把话说完悲剧就不会发生。

blob.png

  (三)对朋友的不信任

  《奥赛罗悲剧》中的凯西奥不仅是奥赛罗多年的战友,更是多年的朋友,在战场上他们同生死共患难,一起赢得了荣誉和地位。奥赛罗是位军事天才,一贯是以治军有方出名的,他能够任命凯西奥为副将既突出了凯西奥的军事才能,更体现了对朋友的信任。但结果却是戏剧性的,出人意料:奥赛罗对凯西奥的信任竟是如此不堪一击!当伊阿古在奥赛罗面前说凯西奥与苔丝狄蒙娜有奸情时,又重新点燃了奥赛罗的自卑心理,他想到了凯西奥是白人,既年轻又英俊,而自己就是个粗野的黑人,受别人的歧视,苔丝狄蒙娜本不该嫁给自己。因此,自卑的奥赛罗,在伊阿古的挑拨离间下,丧失了理智,丝毫没有想过凯西奥是不会干这种事情的,而是相信了伊阿古的谗言,杀害了自己的朋友,成了千古之恨。

  总之,奥赛罗作为一位黑人,为了得到白人贵族的认可,不畏危险,征战沙场,立下赫赫战功,最终成为一名统领军队的元帅。但种族歧视的社会环境,没能让奥赛罗如愿,“异族”的身份,始终不能被接受。所有的一切,让奥赛罗从内心感到自卑和恐惧,对自己、爱人、朋友失去了信任,最终导致了杀妻、自杀的悲剧。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推荐中…

24小时热文

换一换

最新更新

  • 人物
  • 解密
  • 战史
  • 野史
  • 文史
  • 文化

最新排行

  • 点击排行
  • 图库排行
  • 专题排行

精彩推荐

图说世界

换一换